搜索
原创
原创
学海
学海
互动
互动
总共2315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81|回复: 1

[言情] 盗将行/小乙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2 18:56
  • 签到天数: 22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8-12-22 18: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既来之 何不安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

      南疆,崇山峻岭,重岩叠嶂,茫茫山海。初冬,高些的峰顶已经白雪皑皑,如同上天给披上了一件雪白的衣裳,清晨的云雾蜿蜒曲折的顺着江流来自近处又消失在眼光之外。传说山中有仙,有长生术,亦有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的丹药。

      废弃已久的渡口,伫立着背有包袱青衫男子。头戴着一顶笠帽,笠帽有些偏大,斜斜的遮住了男子的眉眼,只露出挺拔的鼻梁,消瘦的下巴,尖尖的,干裂的唇角轻轻一叹“唉……”还是没能找到传说中的仙山府邸,就连巫族都古法尽失,起死回生真的只是在传闻中了么?

      旭日东升,渡口旁早已光秃秃的树木上面正渗出水珠,枯黄杂草上的霜也化成露珠,顺着的干枝滴下。有黑影闪现于峰峦间,不时传来啼叫,似警告,似示威。又有鸟鸣,一声,一声,有规有律。

      四下无人,如果有人,一定会认出这不就是那个官拜至大司马的叶青,曾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在三年间将本就三国中最弱小的蜀国变成最强国,再一举拿下北方和东南,其实只能说是北方吧!东南早就名存实亡,从那位被迫披上战甲,之后又以身殉国的小公主在城门前自刎那一刻起,还是蜀中醉好楼的掌柜。当众人还沉浸在那个大盗和将军故事的时候,叶青已经走进了风屛,离开天府。

      渡口早已陈旧,支撑着的木板在几十年风雨的洗刷下残破不堪,一个微重的人走过都可能陷下去。已经十年了,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一闭上眼睛,仿佛就能听到那犹如响铃般清脆的声音“小叶子,这是什么??”

      “天蚕土豆!!”

      “再说一次,我不叫小叶子!!!叶青,叶子的叶,竹叶青的青……”叶青一手扶额,跟她相处久了,好似沾染了她的小毛病,糊涂了。身旁正在一手持串,一手正撸的女子,口齿不清嘟喃道:“还不是小叶子的叶……”哪里还有一国公主样子,简直比他这个盗尽万家的盗帅还要强盗。

      那年蜀中大雨连连,关外横尸遍野,但是叶青却觉得从未有过的暖,就像春日里的阳光,暖洋洋的,直射心底的阴翳,云开雾散。

      叶青还没回神,在山阴的浓雾中悠悠的摇出来一只船,艄公是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待船靠岸,老人慢吞吞的绑好绳子,四处张望,似乎在看有没有渡船的。

      “你好!老先生”

      老人闻声点了点头“一锭金子”

      “一锭金子???”绕是在南疆数年的叶青,也被吓一跳,有这么坑人的?老人似乎看穿了叶青的内心,眼眸中波澜不惊,耐心的解释道:

      “这神鬼渡,没人敢渡人。”言下之意,不说而明,此路是我开留下买路财。

      昆弥川在前,苍梧在望,十年了,从卧龙岗寻回的寒玉床还能保持她的身体多久,脖子上的口子那么醒目,她虽然邋遢,但凡女人都是爱美的呀。

      小船已经摇到江中心,叶青猛然惊醒,笠帽四分五裂,船舱的后面有一头青牛。满头白发老者顿时大笑“有趣!有趣!没想到吧!那日你曾持竿笑问卧龙几两钱,现在呢?你又值几两钱?”老人自顾自言“二两???……不不不,三两?勉勉强强吧”

      从船舱为中心,就像一颗掉进冰面的石子,世界被撕裂,向着四方蔓延,叶青满脸的惊恐,纵使八百骑面对千军万马也面不改色的大国柱就像一只被放在案板上的鱼,瞪大眼睛。

      ……

      刚从国库出来的叶青被慌慌张张的小太监撞了个满怀,叶青邪恶的一想,伸手就一个海底捞月,看看传说是不是真的。可是,还没等尖叫就迎来一巴掌,小太监满脸通红,胭脂水粉都没法遮住的红。

      叶青一脸懵逼,鬼使神差的伸手轻轻点了点小太监的胸口,柔柔软软的,手感好的很。又是一巴掌!相逢总是猝不及防的,更难可贵的是重逢,都说相逢太难,难的其实是重逢。当叶青站在皇墙外的小巷里,摸了摸从国库盗过来的宝贝,心满意足的准备扬长而去,谁知祸从天降,掉下来孙妹妹。

      “咦!你怎么在我脚下?”那个小太监惊讶的看着身下的叶青,然后到处都可以看到沿关城墙上张贴着一对男女,男的被画师画的奇丑无比,女的则美貌如花。

      “小叶子,我觉得这个画师很有前途,要是我下次遇到他,一定大大的打赏他。呃……就是那种拍拍他的肩膀,小伙子干的不错”。孙小公主正囫囵吞枣的和冰糖葫芦作战,用肘子顶顶旁边江湖人称“盗帅”且让贪官污吏,有钱人头疼不已的叶青。叶青不耐烦道:

      “拿开你的猪蹄子”一边躲“要是我遇到这个画师,一定偷到他内裤都不剩,没有见过这么英俊潇洒的盗帅?竟然会把我画得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喏,我就觉得蛮好啊!你那看看嘛鼻子还是挺像的,挺挺的……”

      孙小公主又顶了顶叶青,叶青一脸嫌弃“怎么了?”

      “有人找你!!”

      “哪??”叶青一脸茫然,他怎么不知道。孙小公主舔了舔指腹上的糖汁,这么好吃的东西不能浪费,然后突然跳起来大声呼叫:“啊!救命啊,有人拐卖妇女”

      叶青一手捂住她的嘴往后拖,孙小公主呜呜咽咽的,这一路就没安稳过,连吃的都堵不住她的嘴。她一脸无辜道“看!来了”。

      一队守卫军,急急忙忙的冲过来。

      ……

      后来,魏国以公主逃婚为由,举兵南下,一路高歌猛进直捣江东。一路的磕磕绊绊,从懵懵懂懂到忧心忡忡。就这样患得患失的过了年,年后孙小公主最后到决定接受命运的安排。笑颜称她这辈子是活够本了,哪有一个公主家的活成她这样子轰轰烈烈,从江东一路到蜀中,千山万水。离别那天,她一步一回头的走向来接她的车队中,她只是想亲耳听听他说喜欢她,那样她就不必再回去了呀,所幸一次任性到底,等到生米煮成熟饭她父皇也是没有办法的了。叶青始终没有开口,现在她不再是那个爱吃爱喝的小吃货了,她是吴国最得宠的小公主,她的子民需要她。

      叶青站在繁华的街道上,看着她那瘦小的身影挤进马车,轻轻的对着自己说了一句“你回去吧,如果觉得过得不如意你就回来”可惜她不知道。

      孙小公主从蜀国回吴,吴地早已失去一半,魏国认为是对自己的一种耻辱,必须用血来偿还,或以从中尝到了甜头,哪有吃下去的再吐出来的道理。吴帝被活活气死,随着吴帝的驾崩,吴国更是诚恐诚惶,她的兄弟姐妹都认为是她带给吴国的噩梦,她是罪人,必须得接受惩罚。朝中一半一半,一半觉得议和,武将们觉得士可杀不可辱——求战。

      春末,她以雷霆之势控制皇城和众官员,登基。国号不变,年号太元。披上战甲,挥师北伐,江东依旧歌舞升平。在平衡利弊以后,其兄妹几个秘密与魏国议和,以保苟且偷生。吴军在面对魏军的同时,还被断了粮草,吴军节节败退,一退退到江东,在看到都城禁闭得大门,孙小公主让其部下都投了吧,至少能保自身,然后自刎殉国,有人说孙小公主自刎前神色哀伤的望着西边的天空,嘴里喃喃说了一句话“十四万人齐卸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已是深冬,从来没有下过雪的蜀中飘起了鹅毛大雪,一夜落满人世间,就像是在为谁而落连绵不绝,飘飘洒洒。

      叶青一如往常的去城南的小巷吃面,城南十几里,全是平民,只是美食不分贵贱,用过皇宫里的御膳,也吃过小酒楼,但是他还是觉得这小酒馆的面最正。

      叶青吃完碗里的最后一根面条,然后喝了几口汤,心满意足的笑了笑,生活不过如此,一日三餐足矣。朝店老板要了根竹签,慢腾腾的在挑牙,木制的窗子外风一起,雪花飘得更加厉害,簌簌的。再点了一碗本店的招牌羊肉面,这么冷的天,最美不过如此,没有什么事是两碗羊肉面解决不了的事。

      店老板忙完了他的面,边擦手,边半倚着木门和外边路过的人聊天“咦!你小子从东边回来啦?”

      路人感慨道“还是蜀中好,那边现在正乱着呢。唉生意不好做,前段时间这不吴国小公主自己登基,软禁了自己的兄弟姐妹,然后披上战甲,亲自挥师北伐。如果这样就好,也开始有些明朗了,吴地水域多,魏军不识水性。哪知她那群兄弟姐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前脚北伐不久,他们就已经秘密的和魏国议和,魏国最近半年一连几次败仗,脸上更是挂不住。他们自作主张的断了军粮,没了军粮几十万吴军吃啥喝啥,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城池丢了不说还一路退回到江东。最后吴国新君自刎于城门前……”

      “这他妈的还是人吗?不出力也就算了,还拖她的后腿,更是卖妹求荣”!

      “人心不古哪”!路人已走,店老板拨开挂在门上的布嘴里骂到“都他妈不是人,吴国新君也真是惨,客官……”抬头间,只见第二碗面几乎动都没动,筷子旁留着二两银子。

      叶青早已泪流满面的狂奔于雪地里,过不下去了你就回来呀,为什么要过得那么苦,孙小公主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懂,那日路过巫山,在江边钓鱼,放入水中的鱼饵迟迟不见有鱼食。所幸拉出水面,悬在她头顶笑问:“卧龙下了卧龙岗,终于没能帮蜀帝征得天下,得三分之一天下,最后几次北伐也无疾而终,自己也病死五丈原!依我看就只能值五两了,不多不少”……

      孙小公主正蹲着江边,看着水中的倒影,认真端详了一会,粲然一笑:“那你有值几两?一文钱都不值……”

      叶青悠悠道:“昔日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现在鱼饵就在你头上,咦,你怎么不上钩???”

      孙小公主轻轻一跃,拉住鱼饵,然后跑回叶青的身旁,扑了他个人仰马翻,伏在他身上,醉眼迷离的望着叶青。头对头,鼻对鼻,唇对唇不到一尺远,孙小公主还是认真的端详了一会他那张脸,然后问道:

      “我上钩了呀!你呢?你准备什么吃我?”她说话的时候,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本就吴侬软语说多了,话儿似乎搀了糖一样甜。叶青一时无措,用食指刮了刮她的鼻子“你别这样,我会当真的。”

      “你真我就真呀!”孙小公主的眼中闪过一丝丝失望,然后起身走上大路不看见什么表情“走啦!我都快饿扁了,这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钓到。”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身体被撕裂,可是为什么没有感觉到痛?只是觉得好沉好沉……

      ……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楼主热帖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2-22 21: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总是感觉那么乱……  我来帮排下版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返回顶部
    x

    扫此一码斯文扫地乎?

    GMT+8, 2019-1-20 17:21 , Processed in 0.131270 second(s), 42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10-201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