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818|回复: 3

阿焦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5-1 23: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阿焦靠在落地的玻璃里面,把头压靠在黑色接缝栏中,遥遥望着下面。

楼底下绿意盎然,树木的绿意生机勃勃,尤其是不远处的矮脚山峦,压制不了的蓬勃生气。

却不似她此番心情。

楼底下也是车水马龙,车辆来来往往,时常发出穿梭和鸣笛声音。

阿焦的眼睛是直观的,她能清晰的看见这片景色的美好,却压抑不住内心烦虑的蠢蠢欲动。

她着空望着窗外,想方设法地望着窗外,只因为,她渴望从这高地一跃而下。

多年的抑郁生涯伴随无止尽的束缚与控制,已使她精疲力竭。

她无力挣脱,心中却抱持一丝脱困的希望,于是她竭力反抗。

麻木,争执,谩骂,暴动。

无止无尽的焦躁和忧闷如同机敏的野兽,时而呼之欲出,时而躲藏暗处,即使是困顿的,也危险丛生。

这些日子,她从没睡过一场踏实的觉,失眠、噩梦、焦虑、疲乏、不安。

种种,累及身心,可怕折磨。

那人从不管她心中做何想,或者,他已对她了如指掌,尽皆掌握,细长的眼微微一瞥,就是监视的警告。

阿焦靠折磨彼此来让对方歇手,她恨他,可男子丝毫不受影响,过分的争执过后,男子依旧一如往常。

心性平静,眼带嘲讽,看着泪流满面的她,无声嘲弄或假意安慰。

她更加焦虑痛苦。

抑郁期间,她怀有一子。

中途夭折,她本就不想要他,想以此与男子分离。

但没有用途,男子变本加厉的束缚与控制。

她克制不了,急愤中挥出一掌,留下清晰掌印。

男子出门与人会面,不作解释,只苦笑发声,状似无奈至极。

阿焦自知冲动遗落把柄,对方更能装模作样,突显自己病情严重,他的隐忍克制和深情不弃。

于是,她尝试吃下数量多的安眠药,被发觉,从医院洗胃回家,从此家中再找不出一粒安眠药,严重失眠导致她憔悴,极度瘦弱,极度疲乏,头痛剧烈。

她愈加无力逃脱。

可是家中的刀具并未收起,他嘲弄地看着她说,你有本事割,我知道你没这本事。

于是她冷静下来,看着刀具发出寒洌的光,忽然笑了。

男子内心矛盾,纠结。

他忍受足够了她想要逃离他,他将她与世隔绝,清楚她的心性,与她敌意相对,争执,吵骂。

他竭力压抑她,使她虚弱,没有反抗的力气,他知她失眠严重,带她去从属的医院,一切布置妥当,只开安眠药品。

刀光的冷洌,是对她的嘲弄,也是一种期待她做到,真能就此死去的挑战。

他也想挣脱这捆绑住的束缚,而只要她死去,他虽然不舍,但只要他布置妥当,时机恰好,鼓动她内心死去的渴望。

安排时机与细节。

【他清楚她心性。】

自杀基本就能成立,一切都只看他的,他的内心舍与不舍。

她清楚这一切,所以,她恨他。

没有任何人明白,她有多么的痛恨他。

于是,她拿起刀柄,企图尝试在手腕上割一刀。

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她放下刀具,走至门口的鞋柜前,打开上层存储抽屉。

那里放着一把明晃晃的门锁钥匙。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GMT+8, 2021-1-27 01:41 , Processed in 0.094537 second(s), 26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09-2020

广州入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