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998|回复: 5

故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2-2 04: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风微动,树林中,一阵一阵婉约的吹拂,仿佛掀去了炎炎夏日狠毒的日头。

在幽僻处纯净散步。

我与他漫步行走,有细碎的光芒扯离树枝散布下来,他用指尖轻触我的手指,试图握住我,我立刻规避的两手交叉在身前。

红色开领衣衫,冰凉的指尖。

内心似乎情潮涌动,我们沉默不语地走在路面,两个人的思绪好像粘连起来,但实质上,这一种氛围让我感到冷漠和厌恶。

因为我们并没有在一起,加上身体不适的原因,实在无法牺牲自己满足他浅薄的心愿。

我的心是在迅速跳动的,因为我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事情,以经验来看,我十分容易沦陷于他的掌心,可理智却告诉我他的那些技巧和手段,是曾多次在女生身上践行的,用来对付我,只为了得到我,他对我其实不甚了解。

他追求我有一年的时间,用了浑身的解数,让我在极为短暂的时间里喜欢上他,因为技巧和套路使我无法觉察他的真心,我厌恶自己不受控制轻易地被他把握。

有同学去问我,为什么不接受他?

我回复说,他用那些招数来对付我,我感受不到尊重。

在他们的眼里,他是十分优异的,然而我却不能接受他。

班级里有一个女生与他关系要好,她喜欢这个男生,当发觉他对我的喜爱之后,一直暗中针对和伤害我。

我是不信他不知道的,可他仍然无动于衷,仿若不知,我怨恨这一场纠缠,只希望离他们越远越好,可两个人都不肯放过我。

我从没感受过如此私心和可怕。

今日天气清和,有叶荫洒落余光,我与他并肩走在回家之路。

我当先开口。

如果你想要追求我,应该把那些纠葛不清的感情斩断,避免我因为你的原因而受到伤害。

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过了一会,他问我:“谁伤害你了?”

我说出了那个女生的名字。

他又问:”她怎么伤害你了?”

我淡淡地说:“你不知道她喜欢你么,对待我她会怎么伤害你不清楚?”

他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我说:“她说我是插足你们之间关系的第三者,我没来之前你们的关系很好的,一直都是两个人。”

我离近了他道:“现在你还要装作不知么,远远不止这些,你还想知道什么呢,她懂怎么能戳痛别人,怎么痛怎么伤害怎么戳。”

他说:“我会跟她说清楚的。”

我笑了:“是么?如果能说清楚,就不会死缠烂打这么久了。”

“我想告诉你的是,一个男人不应该让自己喜欢的女孩受到来自身边纠葛关系的伤害,这是最起码的担当和责任。”

“如果我是男生,我绝对不会让女孩因为自己受到伤害,因为有你带给我这些,我更明确地知道这一点。”

他皱眉,低头。说道:“对不起。”

“其实你很软弱,你知道么,或许这只是你性格的假象,你当真一点都不知道她的性格么。”

“她说过你们之间很了解彼此的。”

我又笑了。

他低着头,说道:“我会解决的。”样子像是根正苗红的新时代好少年。

这是一种牺牲的气味,他浑身散发着的,似乎在说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追求,就是辜负了我的深情和牺牲。

于是我又多说了一句。“这不是交换和权衡,而是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

“你明白么?”我嘻嘻笑道。

他点了头,似乎在若有所思。

那个女生来找了我,她满脸的疲惫,似乎要哭出来。她质问我都跟他说了些什么,说他再也不理她了。

我没理,一路向前。她又从后面追上来,叫住我,咬牙切齿地说:“以前都是我的不对,我以后不会这样了,但可不可以请你跟他说一声,叫他不要不理我,求你了。”她看起来十分的不甘心和痛苦。

如此狼狈,我却伤感地望着她,说道:“你哭什么,以后要记住,你要对付的是男人而不是女人。”

她听了这话,呆了呆,问:“你的意思是?”

我说:“我的意思是我以前太抑郁了,以为我看不出你的伎俩,拿道德感压制我就能为所欲为。”

“但事实上,不是你虐我,而是我自虐罢了。”

“你求我让他原谅你,如果他真的原谅了你,那跟我就真的没有缘分了,而你会把这一切都归咎于我身上,对我恨之入骨,以你的狭窄格局,只会以为是我让你们的关系变成这个样子的,完全看不到其实是自己一手促成的。”

“我真的认识到错了。”她大声地打断我。

我继续。无视了她急促的呼吸。

“你一向自诩聪明,又怎么会不明白对付我有个屁用,我努力的掩饰自己存在感,甚至帮助你们撮合,就是因为知道你再怎么做他都不会接受你,懂么。”

我看到她抬起头来,眼神怨毒。

于是说道:“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只是我不愿意接受他,顺水推舟罢了,你以为我那么说就能改变什么么,你只会以为我不想让你追求他,故意拆开你们罢了。

我嘻嘻一笑:“你太蠢太笨,以你的智商只有到这种地步才能明白一丁点儿。”

我拿食指和大拇指比了个样子。

她沉默了很大的一会儿。

我依旧笑盈盈地站着。

说道:“我说这些,我知道你又误会了,因为你只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我是想你可以真正明白该怎么追求他,因为我希望你们能够在一起。”

她快速地问道:“为什么?”

我说:“因为我知道你不好,而他又是一个毫不懂得尊重女性的人,而这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我恶劣地眨眨眼。

她又呆了好一会,我知道她不甘心不问清楚是不会回去的。

她果然问道:“你不喜欢他么?“阴沉沉的声音。

我“嗯”了一声,说道:“我喜欢啊,不过他用技巧和套路喜欢的我 ,我也只好为他的技巧和套路心动了呀。”

她似乎被噎住了一般,脸色发青,我拍了拍她的肩膀。

“没事就回去吧。”

第二天,我看到他的脸色阴冷,猜测那个女同学跟他说了些什么,我不说话,自顾自地走着。

他一路的沉默,于是冲他讽刺地一笑。

然后主动开口:“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他沉默了下来,空气凝滞,仿佛在说你既然这么问了就说明你确实说过。

我看着他略有深意地一笑,他开口道:“她说她去找过你,说的话不太像是所认识的你会说的。”

我讽刺一笑:“哪句话不像我会说的了,那句我希望你们会在一起的话么?”

他低头沉默,似乎受了伤害,我有些不耐烦,说道:“到底哪句让你在意了,哪句又没有道理了,哪句又不是真的呢。”

我笑道:“我可没有勉强你们在一起啊。”

他说:“你说我不尊重女性,为什么?”

他既然这么问,那我也老实地说了。

“因为你不尊重我,在你眼中也许女性只有好追和不好追两种。”

我看他摇了摇头,似乎在说他对我是真心的。

“你只会用技巧和套路去获得我的心,却丝毫不在意我的感受,没有了解,也从没了解过以我现在的状态和情绪到底适不适合谈恋爱,你只是在我抑郁的情绪里更加深了一道心痛,并且把我拉入你和其他女生感情纠葛的漩涡。”

“你太自私。”我说。

“并且还有一点,我凑近他悄悄地说,就是你以前喜欢过她那样的女生,说明你也不怎么样,我不想和她相提并论,在你同样的眼光里。”

“所以,我很讨厌你。”

他一步一步靠近我,让我没有退路,说:“你没有一点喜欢我么?”

我难受得准备推开他,居然推不开,于是面目阴沉的盯着他。

我说:“我承认刚才我的心脏在快速跳动,但你故意离近我,增加压迫感,让我感到十分的厌恶,你的这种经验,让我更加厌恶。”

“这是技巧,并非真心在跳动。即使有真心,你这种让人真心与厌恶共存的撩妹方式真的很奇特。”

他叹了一口气,似乎觉得疲惫,他嗤道:“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能说会道。”

我嘻嘻笑道:“放手吧,还是准备放手了。”

“还是……”我盯着他看:“这又是什么套路呢?”

他脸色灰暗,但是并没有点头。

我流露出伤感的神色。

“我也不舍得你,因为毕竟我是喜欢你的。”

“可我也很讨厌你,你看起来优秀,很聪明,好人缘,可我依旧不喜欢你。”

“你曾经说我是真正的公主,我现在来答复你,每个人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暗黑深渊,知晓这些,不会觉得自己特别,也不会觉得无辜。”

我们相互之间并不了解,你说只要我跟你在一起我问你什么你都会告诉我,一个人内心得有多虚弱才会这么害怕别人了解自己,又有多虚伪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盯住他,粲然一笑:“我的话说完了,今天天气真好。”

风中有树影摇摆,有花的香气,有重合交叠的蝶翼,美丽温婉。

楼主热帖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1-1-12 03:06
  • 签到天数: 13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20-4-12 01: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你的文有那么多乱码?手机敲的吗?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4-17 16: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心幻梦 发表于 2020-4-12 01:39
    为什么你的文有那么多乱码?手机敲的吗?

    对,用手机敲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乱码。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1-1-12 03:06
  • 签到天数: 13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20-4-25 01: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乱入的口子窖 发表于 2020-4-17 16:31
    对,用手机敲的,我也不知&# ...

    现在很少上电脑了是吧。可能大家都习惯了手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GMT+8, 2021-1-27 02:53 , Processed in 0.370986 second(s), 23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09-2020

    广州入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