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232|回复: 1

那些惊艳的戏腔古风歌,你听过多少?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5-6 23: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眼中是江湖,我眼中是你
  青竹板凳,老酒几杯,只等故人归


  灯花落,红蜡凝固在卷角那一折。那一折,写的可是你与我。

  ——《昔言》HITA



  戏中言,莫当真,字传神,也不过,撇竖横,一纸情分。

  —《戏言》妖言君




  思悠悠,恨悠悠,何时方始休。半江信半江愁。

  —《苏幕遮》张晓棠




  那年红雪冬青一袭水袖丹衣。君还记折家旧骨菜头七。宿醉朦脘故人归未轻叹声爱你。君还记铁马将军哽咽若孩提。

  —《典狱司》音频怪物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唱别久悲不成悲,十分红处竟成灰。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牵丝戏》银临、Aki阿杰




  衰草连横向晚睛,半城柳色半声笛。枉将绿蜡作红玉,满座衣冠无相忆。

  —《第三十八年夏至》河图




  这番好戏开腔,管他几人听到曲终。若相遇妄断吉凶,敢担重逢是否太英勇。

  —《步戏》五音Jw




  酿烈酒,烫过喉,言笑中兰香欲渐浓。待秋收,泪亦流,落风雪花白了眉头。千重楼,万钟酒,长街落月载满几盅愁。更声后,半生随忧。

  —《千秋月别西楚将》EDIQ




  明月妆台纤纤指,年华偶然谁弹碎,应是佳人春梦里,忆不起,双峨眉。

  翩跹霓裳烟波上几时共饮长江水,而今雨十年灯,我犹在,顾念谁。

  ——《相思赋予谁》好妹妹乐队




  故人发已衰白,风尘覆盖,不奢求重来。只盼君能收起战台,断头换不来。最后的城墙破开,登高望海,一片烟火海。无能为力,尸遍满地,故人心已远。

  —《故人叹》吴琼





  柔肠百转,梦过三生娥眉赴侠肝义胆。破千帆,一望昆仑万山寒。

  ——《狐言》河图、洛天依




  一双鸳鸯戏在雨中那水面,就像思念苦里透着甜。我不问弱水三千几人能为我怨。

  轮回百转,只求陪你续前缘。

  —《弱水三千》W.K.




  夜静月未明,云深无觅处。胡令清风伴乌啼,却问谁能顾。残叶落枝头,夕阳炙清露。纷乱腥雨坠红尘,由是秋风度。

  —《扶桑树》孟萌、刘泓君




  不拜天地浩荡河山永蔚,不拜高堂济清辉。拜只拜我千秋荒唐这一回,今宵我非殿上那个谁。

  ——《拜无忧》萧忆情Alex




  谢娘写,一春鱼雁无消息;谢娘写,半塘荷风穿廊去:谢娘写,明月夜、梧桐雨、燕楼西;谢娘写,霜雪白头是归期。

  —《谢娘》Smile_小千




  佳句杯中游,歌舞自风流。如是风光不知愁。一曲新词,一壶酒。浮光掠影过,花间袖。

  —《秦淮八艳》玉璇玑




  一夜难诉尽几番浓情。晓风未起,看云卷君向何夕。可曾共沧桑几许,谁侧畔轻呢

  (不如归去)。

  谁曾共饮过几番浓情。酒消残意,与君曰三生共与。沧桑尽处君何去,拂身过红尘意。

  —《红尘》小曲儿




  苔绿青石板街,斑驳了流水般岁月。小酌三盏两杯,理不清缠绕的情结。在你淡漠眉间,瞥见离人的喜悲霜雪。

  —《霜雪千年》洛天依、乐正绫




  绫罗飘起遮住日落西,奏一回断肠的古曲。抬起画面如此的美丽,孰不知是谁的墨笔。

  淡淡胭脂遮住了思绪,小酌几杯却有醉意。多少能人将相书画三千里,上河图雕琢的意义。

  ——《清明上河图》李玉刚




  吾本是邻家有女,愁情为他。夜系一纸风槎,两厢情呀。殊不知误入春色,御园轻踏。空许三生芳华,四喜还家。

  —《梦造看花人》玉璇玑、HITA




  那古道青坟烟,敢问今夕何年。可愿与我梦里共赴雁门关。问罪森罗宫殿,怪我狂浪轻言。君不见我踏破玉阑干。

  —《狂浪生》一棵小葱


  --------

  --------

  四角天地也醺然,醉极白有桃李搀。快意只,笔下讨。何必诗债换酒钱。

  —《何必诗债换酒钱》Winky诗




  似水流年何自怜,梦回莺转春如线。停半晌我整花钿,今宵洒醒何处一响眠。

  ——《桃花笑》洛天依、乐正绫、吉和




  也曾少年无瑕,心上人摘眼前花。却都四海为家,身在天涯唱天涯。

  红尘多少牵挂,终老于聚散年华。擦肩多少刹那,每双眉眼都像他。

  —《江湖一叙》Aki阿杰、西瓜Kune




  我为你唱一曲如游丝的气息,谁在抚琴配落雁沉鱼。

  我为你提笔序续前世迷局,谁娇弱梨花带雨却远离。

  —《青衣》W.K.




  终回通到伞上花,魂牵梦绕神似她。随肩头,随黑发。落桥上下几回造化。

  鼓声响时情更深,鸳鸯双双羞晚茂。花近楼,啊呀呀。别辜负了锦绣年华。

  —《鼓与花》戴签




  尘缘浅,舞休歌罢,一世风流为谁演。回眸看,相逢一笑就此别。

  桃花面,阵光冽,笑屠轻吟人情生灭。妆未卸,独坐看闲庭花谢。

  —《戏语花》依穆炎




  中州韵转水磨腔散,梦梅别枝缠。临川梦里良铺拈花,社火红连天。

  响马在水耕接台,勾栏瓦舍面人歌。

  —《花雅婵》霍尊


  --------

  --------

  入山河,弯弓正欲射,身似箭如梭。半子错,盛衰变六合,大梦终破。

  —《纵痴也狂》折光组、李常超等




  时光重叠在年少的我,青衣水袖清唱一曲。弹指间岁月换了红颜,不知你可否会忆起。

  我踮足凝气,几句《临江驿》,一转身你站在桥那边,回眸浅笑吹着短笛。

  ——《社戏》安九、HITA




  曾与你梨园纵歌剑舞纷飞一曲倾世人,如今战火淋侵血染了黄尘。抱琵琶红妆粉面拂身起舞唱前世今生,在座满堂何人听懂我心声。

  ——《乱尘戏》想想




  我曾绝辨渡险桥,我曾朔寒闻苦角,曾数借命阴曹,奈何愿死红销。一生决此心骄,十载峥噪桀鸯,只为一人封刀。

  不求孤身峰峦高,不求悉载美名肖,心有明月皎皎,兵戈戎马皆抛。血染沙场笑做,幸得红颜窃窕,只为一人封刀。

  —《封刀不为峥嵘》漆袖




  听醒木一声收,故事里她还在等候。说书人合扇说从头,谁低眼泪湿了衣袖。

  地走过堤上柳,夕阳西下的小渡口。风景还像旧时温柔,但江水一去不回头。

  —《如花》河图




  君不见,妾起舞翩翩。君不见,妾鼓瑟绵绵。君不见,妾嫣然一笑醉人容颜。

  君不见,妾醉消红减。君不见,妾泣涕连连。君不见,一缕青丝一声叹。

  —《青丝》时光胶囊




  提灯寻梦忆时昔,花间霜露沾寒衣,一枕风月局。

  ——《戏里春秋戏外听》编场、Tacke竹桑




  醉笑三千席,不诉离别意,惟有此曲能忘人间景。年华落丹青,一片碧空洗,知音稀弦断有谁来听。

  —《长安忆》音频怪物




  天地虽大却只消斟两壶,与你一马一剑驰聘川谷。闲了棋盘懒了书卷画谱,身披日月饮江湖。

  —《日暮归途》安九、清漪




  两地长月空叹捣衣夜,嗤笑秋风不尽玉关情。你说弃我是为守家国,折花门前竹马毁。

  —《青衣叹》吕宏斌、青瓷、冰幽




  琵琶骨里铜锣笙,似实似虚。是谁活在戏中,入戏痴魔已成疯。

  西皮之下二黄声,似真似梦。台上之我一人,入了角色之中。演一出长恨向东。

  —《戏中人》西瓜JUN




  君去归来须三秋,应忘重山尽处桃李旧。余我争如江楼倚门人,候君再同游。

  —《夜雨陈酒》流浪的蛙娃




  青丝半掩倾城容,收敛旧时轻狂,作娇娥。演一出尘缘皆惹。粉黛勾画半世错,恩怨一曲生死扣。水袖散,青衣漫,冷眼浮沉千百转。

  —《长安乱》NL不分




  误闯天家,劝余放下手中砂。张口欲唱声却哑,粉面拔衣叫个假。

  冷余来安座下,不敢沾染佛前茶,只作凡人赴雪月风花。

  —《辞·九门回忆》冰幽、解忧草




  落纸卷外万般空,快过了林花谢春红。岂是风花雪月,等闲伤情可相同。

  —《清平误》小曲儿、穿越君




  你不曾见我在几世浮尘等待中老去,今生只为与你还能再一次的相聚。

  曲若尽空余音我用一声悲鸣为你啼,愿携滴血染红花葬入记忆。

  ——《鹃》小曲儿、Tacke竹桑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落玉盘。

  —《琵琶行》奇然




  灯花空绞结怨,沉醉遗梦池馆。终是姹紫嫣红看遍,听清风夕夜不眠。

  —《解语红妆冷·迟语》小曲儿、只有影子




  公子呀,可见石阶已覆满苗霜。鸿雁几渡这青天一方,十年来成全春润梦一场。为何落个玉损消香,却落个玉损消香。

  —《叙世》清弄、Aki阿杰




  一缕红烟一缕纱,一瞬间雪吹满鬓发。翩翩鸿雁去我归家,烟雨中那枝鸢尾可是她。

  —《南有鸢尾》河图




  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善恶浮世真假界,尘缘散聚不分明,难断。

  —《悟空》戴茶




  逐梦令,浮生半醒,谁薄命,叹倾城盛名。

  我微礁,面北思君。等天明,憔悴入铜镜。

  —《逐梦令》李玉刚




  风萧路茫茫,壮士一去成过往。一世英名不过千古随风荡。

  —《王候将相》裂天、玉璇现




  家国如梦,心有尺素,身是微尘。广陵春深,燕子惊了看花人。

  —《广陵春深》青墙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GMT+8, 2021-1-27 09:16 , Processed in 0.094676 second(s), 24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09-2020

广州入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