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532|回复: 0

写作中要有敬畏感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8-12 13: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作中的敬畏

洪兆惠




  正在经历的现实,激发着我们叙事的欲望,写散文、写小说,甚至写剧本。有新媒体加持,写作不再有发表的门槛阻隔。

  不管谁写的叙事作品,一旦面世,哪怕是通过自媒体发在朋友圈,读了它的人,就有一个基本的要求,那就是真诚。作品是否真诚,取决于作者的写作态度是否真诚。

  作为读者,我读一部叙事作品时,不管它是名家的还是生手的,都希望透过它看到作者的敬畏感。这是读者起码的权利。读者通过作者的敬畏感受阅读活动中的平等和尊重,而这平等和尊重,直接影响着读者对作品的认同。

  作者写作时的敬畏感,以我的理解,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对自己所叙之事的敬畏,二是对自己使用的汉字的敬畏,三是对文学的敬畏。

  说到作者对自己所叙之事的敬畏,我想到了柳青。柳青是我敬佩的作家,在他身上,创作境界和人生境界融为一体。

  在生活中,他关注农民和土地,为中国的农村向何处去、中国的农民如何生存而焦虑。

  作为长安县委副书记,他领导了长安县和王曲区的互助合作运动;在创作中,他要真实地记录在中国农村发生的前所未有的变革。所以,柳青对《创业史》中叙述的人和事充满敬畏,比如梁生宝,他承载着柳青的希望。

  柳青渴望着农村出现有眼光、有能力,并心甘情愿带领大家共同致富的新农民,他把满心渴望倾注到梁生宝身上。所以,有人批评梁生宝“个性消融到原则里”时,柳青才带着情绪反驳,他在捍卫自己的希望。

  今天看《创业史》,无疑有这样或那样的看法,但柳青写作《创业史》时的真诚态度和敬畏感,值得后来秉持真诚写作的人仔细琢磨。这和柳青作为一个作家,是否有必要与其描写对象拉开距离的问题无关。

  作者对笔下的生命要有敬畏感,哪怕他渺小,他有人性的脆弱,他背运,他潦倒,但他是鲜活的生命,是生命就有尊严。作者敬畏的是生命的尊严。作者对生命敬畏,他的写作才能发自于内心。对读者而言,发自内心的作品才能唤起亲切感,才不排斥而且用心读下去。

  在我心中,汉字天然有种神圣感。从懂事起,对写有或印有汉字的纸不敢乱扔乱用,老人警告说,对字不敬要瞎眼。长大读了一些小说后,深信汉字有神性,小说中的人物在汉字中间活灵活现,汉字的神性能魔术师般地幻化出生命深层的、人性的东西。

  对于作者,你敬畏汉字,汉字就能以最精彩的姿态,把你要表达的准确地表达出来。这一点,作者本人比我这个读者更有体会。因此,在用笔写下或在键盘上敲下一个汉字时,要有庄严感,要有敬畏之心。

  汉字不可亵渎,亵渎汉字是一种罪。所谓亵渎,就是不用汉字来表达内心的真诚而去干别的,比如说谎,比如为污物涂脂抹粉,比如践踏生命尊严。

  我对文学的敬畏源自文学作品的阅读。记得当年第一次读托尔斯泰的《哈吉穆拉特》时,有种膜拜的感觉,非常认同哈罗德·布鲁姆说的,它是“衡量小说崇高性的一块试金石”。托尔斯泰写《哈吉穆拉特》写了好多年,不停地否定,不停地改,最终完成哈吉穆拉特这个永恒的人物,使作品成为小说典范。

  有这样的小说在,写小说的人不能不敬畏文学。对文学有了敬畏感,就不会把小说当儿戏或当工具。反正我读小说,只读那些把文学当信仰的人写的小说,读散文和戏剧作品也是这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GMT+8, 2020-12-3 14:57 , Processed in 0.081266 second(s), 21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09-2020

广州入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