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原创
原创
学海
学海
互动
互动
总共2277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9550|回复: 75

[都市] 我的名字叫红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2-15 20:44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0-9-20 22: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既来之 何不安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第一篇     




    来我这!锦在电话里说!

    开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两旁的绿化带像一道屏障,连绵着无尽的落寞,与世隔绝!


        锦定居在宾馆,长长的走廊两旁嵌着油彩画像,古典巴洛克的音乐隐隐显现,断断喘喘,火红的地毯,火红的油画,红木的扶手,红色充透着世界。


    锦缓缓贴在我的胸口,熟悉的香水味道让我感到放松,微翘的鼻子顶着我的脸颊,鲜红的旗袍显露着凹凸惹眼的身形,白皙的身子蜷曲在床上,整个人显得很慵懒!


    锦是古典的女人,一如绽放在池中的嫩红荷花,微波凛凛的水上摇摇颤动,勾勒山水田园诗话的意境,她总能给人以纯净的遐想,超出欲望之外的恬静!在她身边有种惬意的舒坦!

    红,你不想我么?怎么不说话!

    有你在,一切话语都是多余。


       红,我不要你的钱,不要你的房子,甚至不敢祈求你能给予我名分,但你不能多给我一点关怀么?想我一点,就一点,让我感受到……



       我笑了一下,想起刚追她时她那股不可触摸的清高和傲慢,想不到那样的女人一旦爱上后也会这样的单纯和忠贞。

    我吻上她嫩红的唇,揽着她的腰将她放在了床上,窗外太阳收掉了放在人间的最后一丝光芒!

    女人是个叫人迷醉的字眼,就像醉的朦胧时候你就分不清喝的什么酒一样,眼前的黑暗里荡起波纹,如一方石砸起水漫的纹路,四面波荡浮动,波动的画面让一切都不真实起来,锦的身影也开始蒙胧起来,我分不清楚眼前女人到底是谁。



      画面朦胧,朦胧中有潋琇她媚人的眼眸,有小曼她甜美的声音,也有小贞她如水纯透的笑容,知名的,不知名的,此刻漩卷而过,在心底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吞噬一切。


       我叫红,喜欢红色的香槟,红色的火焰,红色的女人,我喜欢将事情搅拌混绕,乱成一团,在杂乱中得取需要的,回避不必要的。这是我所擅长的。三十年我精益求精,力求鹤立芸芸,青春潇洒。其实,这样做的时候,事情并不复杂,就像在社会的原始功能,一切都是那么简单而有效。


       离开锦的时候,深夜十二点。我能感觉到她手扶窗台观望我的身影,可以感受到她眼角里清澈的泪珠。我知道她对我的感情如此纯真,所以我承受不了。我给不了她婚姻和家庭,正如我给不了家里面那个女人的承诺!


      

       卉是我的妻子,她说,我别无所求,只是希望你不能有别的女人。然后她就成了我的新娘,放佛一场华丽的戏剧,她是里面对婚姻最虔诚的信徒,而我的台词只有一句,却只能在心里默默回味。其实,婚姻不是一种信仰!

       我有很多女人,和上司金追求感官刺激不同,我很努力的去掠获一个又一个女人的心,金钱,相貌,浪漫,洒脱。然后寂寞开始蔓延在追求后的拥有,这对我而言是个万劫不复的诅咒。

    车发动不起来,我锁了车门离开。夜间都市的街道几年依旧,霓虹昏黄的火焰燃烧着末日的寂寥,黑夜里抽烟和可卡因有什么区别,女人就是毒品。


    不是完全寂静,街道稀稀落落有几个人,有人在夜里寂静的街道上欢快的歌唱,然而我总是感到落寞。


    我恐惧夜间的街道,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凄寒,吸烟的手战栗不安,我想打电话给卉,却看见她已经发来的短信。


      

      我知道你去找那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

      再一次吧,红,给我一次让我相信你的理由!



    夜风呼啸而来,我看见大片大片的云速速飞过,天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吸引着,吞噬着,万物万类。

    评分

    参与人数 1风威 +6 收起 理由
    紫沁竹 + 6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热帖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2-15 20:44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20 22: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黄



    八点,屋子依然昏暗,我不忍过早看见外面刺眼的阳光,埋头关掉闹钟,继续睡觉!


    八点十分,小曼的电话打了过来!

    死猪,起床没?想我没?
      

    我应了下就挂线,作为一个女朋友,她可爱的让我感到温暖。


    哼着歌使劲起了床,刷牙,洗脸,在镜子里花了一分钟时间观摩自己那张帅气的脸,即便面色有些许黄。然后转圈摆一个酷pose,Yes!一个新的一天从此开始!
      

    夏季的阳光凌厉,八点钟已经开始焦灼,刺在脸上微微疼痛。我挤上拥挤的公交,一个大娘为了挤位用臂肘猛杵下我的脸上,看劲道大娘独自种两亩地肯定不费劲!她立马转过身去,我迎着红肿的脸对着她,她立马心虚的看着我说,娃儿,你的脸怎么这般红啊,撞哪去了,年轻人做事情要悠着点。


    我对她挤了个微笑然后木愣的看着窗外熙攘的人群杂乱穿梭。在有一堆人里里外外围成的很有温暖感觉人群里,一个大娘坐在地上嚷嚷着冲着一个司机喊叫,愤怒的控诉撞人司机的道德丧失,人格败坏,哭泣着寻求法律的帮助亦或者拿钱私了。悲怆的声音回响经久。



    我叫黄,是个卑微的业务员,生活在社会的最下层,薪酬微薄,劳累奔波,为了一块车钱我可以步行三十分钟。一个大学学历让我有幸能进这个世界五百强的大公司,我很是引以为豪,很多有名的业内人士和我一个公司,包括响当当的青年才俊——红!当然也有身价千万的超级富豪;——金!领导时常给我们说,所有福布斯上的人物,都是业务上的一把好手,包括华人首富李嘉诚。因为年轻,我相信我的前程也会一展红色锦绣。
       

      红是一个我羡慕或崇拜的人,他才华横溢,年轻有为。他的办公室别致典雅,桌上有个流畅线条的高脚花瓶,他的老婆卉夫人常会偷偷过来帮他插上紫罗兰,配一些香水草,白百合等,然后很可爱的嘱咐我们不要告诉她老公。她真是个可爱的女人,而且很漂亮!公司里经常有些很漂亮的女人过来,比如锦,锦是我见过最有气质最高贵的女人。那是一场公司周年宣传活动。锦是个模特,她那种的高雅贵气我只看一眼这辈子就忘不了!人长的漂亮身材也好的不行!红色的旗袍下露出长长的白皙的腿,细嫩的让我不敢多看。那天就连卉都夸她漂亮,像个小女孩一样拿相机在拍她,不过那相机应该价格不菲!


       
      我一共见过锦三次,第一次是公司T台走秀,第二次她来公司的时候,红问我,小黄,你会开车么?我说大二考了驾照,有四年驾龄了,但没怎么碰过!他说,你开我的车把她送走!
      

    那天真高兴死我了,我摸着红的奥迪竟然一点没没感觉到欣喜,因为我所有的欣喜而高兴都在锦的身上,透着车前的反射镜,我一直偷偷瞄着她,捕捉她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动作。那天或许她有心事,一直望着窗外,呆滞的眼神都很迷人!当然,我车开的挺好,我是用了百分之三百的心,把她送到了一家宾馆。好事接踵而来,那次后金总竟然有时也让我开车送人,不过大都是金夫人,她叫闵,是个妆容华贵的贵妇,但年纪比金总小好多,约莫三十多岁,听说是金总裁二婚娶的!
       
       

    闵对我很好,有时顺便塞给我点小费,这种事我当然有眼色,一开始我都如数交给金总,但他没要,以后我也不给了,有时一月的小费比我工资都高,倒是喜欢上了这个兼职,由于它有时也有了点闲散钱可以给小曼买点零食之类


         小曼是我的女朋友,大学时开始的女朋友,她有如糖般甜美的声线,说话的时候都好像是在唱歌,可爱又体贴人的丫头,我一直很喜欢她,但由于一些原因,我不再爱她了,因为她很可爱,因为她很甜美,因为她是个可爱甜美的丫头!


         那次金夫人留我吃饭,她端着高脚的玻璃杯给我说Cheers!
       

         她不断给我倒酒,教我男人喝酒要豪迈一点!她像个姐姐,总是教我做事情。我喝了好多,我看着金夫人俊美而精致的妆容,那是有钱人才能有的脸颊。她穿一件有点礼服样子的黑纱衣,不时我可以瞥见她胸前若隐现的一抹乳白。她说她喝多了,让我搀扶着她去卧室,我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走,但她光滑的皮肤和那种成熟的风韵让我有些难以自持。
      
    她在床边用手臂勾住了我,高挺的胸部压上我的身体,我看见她眼神迷离,脸色迷人,鲜唇有娇柔而细嫩的光泽。


        我是有着处女情节的人。和小曼谈了五年恋爱,从大学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很尊重小曼,甚至我们一起外出都开两个房间。我并不是柳下惠,只是因为小曼说过,要等到结婚那一刻将全身心都交付予我!

    但自从跟金夫人那次后,我才体会到那两性间奇妙的触碰,那是一种爱情的升华,一旦跨越过去,两人之间便没了距离,什么隔阂都没有,一瞬间仿佛已经相识经年。


       金夫人吻了我一下带着挑衅般的笑道,还是个孩子!我没有做声,只是起身去浴室将身体反复的冲洗。那晚我不断的将激情释放在她身上,之后我并没有感觉多快乐,我想到了小曼清澈的眼神,想到了锦那高贵的面容,甚至想到了卉可爱的笑容。窗外秋风下的飘动的落叶很是苍凉。

    我不敢回公司,请了一周病假后进公司还是战战兢兢,尤其不敢面对金总。

        那一周我天天呆在家里,开始时候有些惧怕,有些悲伤,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失落,整晚胡思乱想,一觉起来也大概到了晚上,朦胧的意识里又有了金夫人曼妙的身形,和性感的嘴唇,但又有些自责!

        一天到晚闷在我那逼仄狭小的屋子里,头都有些发懵,有时深夜出去走动,在夜深的街道并不是完全寂静,有些许人影,昏黄的霓虹映射着苍老的梧桐,落叶随风簌簌而下,心里会有孤独的情愫来回碾转。

       
        那是寂寞么?我很孤单!

            
      
        白天有时会接到曼曼的电话,她坚持要来看我,我让她好好考读研,好好学习。我态度很坚决,语气里不给她丝毫的余地。我很烦乱,怕人打搅!


       金夫人也会给我电话,我说感冒了,她的声音有种莫名的磁性,她说金不在身边的时候,我的身体瞬间血液飞窜!



       日复一日,上班依旧艰辛如初,我奋斗了很久可是工资一点都没有提高,天没降大任予我,一样劳累我的筋骨,我如奴隶般为主子们辛勤劳作,有怨无悔,而主子们还是苛刻有加。公司一张面孔有善恶两面,一面精神憧憬,商场如战场,放眼未来,那横刀立马,战无数英豪的就是你。一面现实压迫,商场是战场,在你没有跨刀骏马的时候,你就是一名手刃冲锋的小卒!所以无论我怎么努力,总是有种生命要消逝的无奈感,放佛明日会死于街角。


        红的办公室像是一门龙门,跳过一条鲤鱼下面有十万碎尸。董事长金的名号就是一道神龛,无数哀号饿殍膜拜。我好像看透了红尘浮世,小虾米般的人,也敢跟鲨鱼叫嚣!

        我是自卑么,还是理智呢?

        金夫人开始让我叫她小闵,虽然我一直担心金总,这种担心却也造就了和金夫人一起特殊的快感和自豪。小闵总是妩媚的笑,放佛十八岁的年华悄悄附体。我和她逛商场,一起去过电影院。我们一起攀上山头,在青草地上看落日金黄。我拦着她的肩膀,她娇媚的偎依在我身旁,当光明落尽,我们吻在一起。

         然而小闵从来没有去过我住处,无论我如何坚持。
       

         我终于忍不住要和小曼分手,她为此来公司好多趟!我给不了她生活,我负担不起她纯洁的爱!


         生活总有转折,红开始对我关爱有佳!他关照的询问来公司叫嚣的曼曼,也曾劝我珍惜真爱。红开始跟我一起吃饭,一起谈论的工作情况,一起去泡吧。一时间,他不在高高在上,我感觉很亲切。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9-20 22: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直接把原贴转过来就可以了,不用再重新发。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2-15 20:44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20 22: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卉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理我了,我知道她深爱着我,办公室依然有紫罗兰,依旧会有香水草的清香!有时我也会内疚,细细回想起来,放佛所有的经历是一场幻觉,一个梦境,一场戏剧,我自编自导自演,我可以自由支配,信手拈来,左右逢源,虽然金对我说在感情上我就是个女人。

    那时我只是初出茅庐的毕业生,幼稚的一头栽倒在社会澎湃的洪流里,不辨东西。那时我遇到了卉,当我见卉第一面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人间不染尘埃的天使。我给自己规划了人生的第一笔业务,我要娶到她。


    追求卉很难,我和她之间最大的隔阂不是钱的多寡或者地位的落差,她不是这样的女人,只是她百般阻挠的老爸。那是一个可怕的人,历经沧桑,久沉浮世,一眼就看穿了我浅薄的心。但是主角并不是他,而是他精心呵护了半生,溺爱一辈子的卉。

    社会是残酷的,温室的花朵在阳光下安逸的成长,汲取的每一种养分都是外面风波诡异世界里的精华,只是,给卉规划的康庄大道,他还没能力护送始终。

    从一开始,我就相信自己看到了这场较量的结局。

    当我得到了卉时,卉的父亲开始替我谋划将来。这是成者王侯将相的历史,是又一部才子佳人的童话,我撑杆起跳那一刻,没人看到我以前不分日夜的谋划,我赢的很艰辛。

    我得到了我的事业。虽然我的事业和能力现在已经禁得起任何人的怀疑和考究,当然没有卉处级干部的老爸,我也没有现在的成就。

    他说,你太聪明了,我现在只说一件事,我退休后,不要辜负卉,要不然,后果你负担不起。

    卉给我说,红,答应我,决不再找别的女孩子。

    我发誓,山崩地裂,洪水涛涛。泪眼婆娑,然后卉戴上了那枚钻戒。

    那时候,我的心里只有卉。只想平和而温暖的度过一生,只是后来,后来生活中又走进了她们。

    我喜欢她们,每一个人,我不舍抛弃,但我走的是部死棋,无论怎么精巧,无论如何聪慧,死棋终究是死棋,放佛一只手透过狭小的瓶颈抓取满手的糖果,结局注定,只是我没胆量去承认。


    回到家,七点十分。我一眼就看见了卉,只是这次,我不想去说些什么!

    锦靠在淡黄的墙壁,隔着疏影斑驳的衣服架,目光游走窗外。我坐在床上抽烟,杳杳冥冥的烟雾如同远方昏去的天空,窗外逐渐有了雨的声音,淅淅沥沥作响。



    锦的身影又朦胧起来,迷茫的烟雾逐渐淡去她鲜红的旗袍,我看见虚幻中人影幻动,往事如烟飞过。

    我给潋琇描她细细的眉毛,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因害怕忽闪的跳动。

    我给小贞拍照,清纯的贞动作总是那么雅致,像白色百合,照片里白衣素面的贞在蓝天绿草中是一道沁人心扉的风景。

    我携着曼曼的手走在青山绿水边,听着她甜美的声音在水流的音符中蹦窜跳跃。

    …………

    认识曼曼是上帝眨眼间的疏忽,因为她是小黄的女朋友。


    那次我到公司的时候,一个女孩瑟缩在走廊上哭泣,湿润的睫毛颤抖着连绵伤痛,瘦弱的身子印衬在长长红色的地毯上,一眼望去就是无尽的悲凉与疼痛。我走上去,递给了她张纸巾。

    她叫小曼,因为黄无缘无故的分手而悲痛,我携起她的手,心里突发的冰凉。

    我熟悉过这种冰凉的气息,如同夜晚无人的街道秋风瑟起,那种孤独和悲凉,无奈的冰伤无法用言语来企及。  

    灵魂相透的落寞,自由穿梭在两人的心扉,欢快异常,却微微疼痛。


    每次见曼曼她都要哭泣一阵,我静静的听她哭完,无声的欣赏她晶莹的眼泪流划过脸颊,看着她红透的眼窝酸酸的颤抖。她哭的很纯粹,很完美,也很让我嫉妒。为什么男人没有眼泪!


    我对小黄开始关注起来,有时和他出去吃饭,小心的问他和曼曼的事情,他坚决的态度让我难堪,但我内心又觉得,好像那也正是我想要的。

    我发现自己的关怀终于得到了曼曼柔美的依赖,我知道她喜欢上了我,黄已经成了过去,一个女人只能真爱一个男人,我深谙此道。卉给我说过,女人一旦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会放弃一切甚至是生命来维护它的不受侵犯。

    爱情是盲目的乱流,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动力强悍,肆意奔波。

    我告诉小曼,我们之间没有婚姻,婚姻并不能囚固起爱情。结果是不能妥协的分离,就像当初和小贞一样.很多女人都幼稚的和卉一样想要婚姻来维系爱情,潋琇例外,锦也例外。

    锦突然给我说,红,我可以跟你更近点的!

    我微笑,起身关住窗户,上面水痕迹道道。

    第二天在办公室里我看见锦走了进来,她说,早上好领导。

    我怒不可,吼着她马上出去,然后叫黄送她回去。

    她不能在我的公司,原因有很多,她不能出现在公司里,不能出现在我的工作里。她可是锦啊,怎能如此无知。她却因为这个无知的与我冷战。为此我开始醉酒,潋琇一杯一杯的陪着我。我看着潋琇的唇贴在杯上,她没有锦鲜红的嘴唇。

    你知道么?我喜欢一个人,可是我又不能喜欢她。你知道么,诶,你不知道!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

    我知道!潋琇的眼泪滴了下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2-15 20:44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20 22: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可以,我想恨你,我嫉妒你呢,红。

    小曼开始不来烦我,渐渐发现,她和红在一起。看着那对慢慢依靠的背影,莫名有些悲伤。

    你可以选择你自己的路,可以有自己的伴侣,只是,为什么你选择的是红?我很烦乱。

    那一刻起,我开始刻意接触红,这种莫名的缘由我难以表达。

    我升为了业务部主管,月薪四千五,周围为我一片欢呼。红说,你比我当年强多了,我有些愤恨。

    差距缩小那么一点,但是还是犹如汪洋般不可端望,只是,开始了解,红难以琢磨的情感。

    三年前的那个初夏,阳光明媚,柳叶嫩青。小贞现在已经是小有名气的女星,当年在其他同学都在默默无闻的演练基本功的时候,小贞就已经接拍了三部电影,红赞助了第一部,以他个人的经济能力,他是痴情的,我承认。那时,他本该可以有套别墅。

    这样的男人,也会让人忍不住让人深爱到死。

    潋琇是那一种女人,你不喜欢她,但是一见到她内心就颤抖般的疼痛不已。

    这个城市很大,可以有无数个佳丽花魁。这个城市也很小,一个女人也可以艳丽的妇孺皆知。她的名字叫潋琇。

    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金钱的图腾如刀锋般尖锐的刻画在每一个人的内心,大家双手合一,跪地时有最虔诚的真诚。

    潋琇十七岁出道,十七岁那年在她欲将灵魂丢弃的一个值得祭奠的日子里,她第一个客人是满身酒气的红。

    那一夜,她青春的心开始微微膨胀,不可名状的暖流在脑海里肆意激荡。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翩翩君子在那一夜,在她的心里定格铸成了永恒。

    纯如处子般的那个夜晚,她开始在内心永久为红珍藏沉淀,如甘醇的葡萄酒。尽管以后浑浊激扬,尽管她慢慢练就八面玲珑,那个皎洁如月光的晚上,她惭愧的泪流满面。

    你爱他么?我问潋琇。

    我们之间有巨大的落差,不可触及,难以观望。

    我看见,潋琇那精致的脸上流下了道道泪珠。

    我认识他七年,爱他了七年,七年里,他没有触碰过我的身体。没有一次。我内心无法去跨越这道沟壑,我爱他,我却承担不起他的爱。那天,他对我说,他喜欢上了一个人,可是他又不能喜欢她。他说,我不懂。呵呵,我不懂么,你个笨蛋!

    我愿意为你舍弃一切。我想关注你,呵护你,我脑海里盘旋的都是你,我离不开你,我亲爱的红。潋琇的声音开始沙哑而不端庄。

        红喜欢的那个女人是锦,我知道,一个唯美的如精灵般可以用灵魂来跳舞的女子,一个像十二月飞雪般纯透冰清的女子,一个我一眼就可以爱上却不敢再看第二眼的女子。她是锦。

    金说过,锦是个尤物。金还说过,潋琇不过是个尤物!

    金夫人说过,卉是个好女人!

    那一天小曼说,红是个卑微的丧家狗,可怜的乞讨丐,他迷失在感情和现实的纠纷里,他就是一个地道的懦夫,一个滑稽的小人物,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2-15 20:44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20 22: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爱你么?我不爱!或许,我也爱着你呢!你知道么,潋琇。


    小曼拒绝没有婚姻的爱情。那天东京街人头攒动,她一甩而去的化妆品四处飞溅,各式各样的购物袋优美而潇洒的被抛入空中,小曼风衣转动,长发逸飞,眼睛中的泪眼晶莹而剔透,我如被惊吓的木偶,在周围熙攘的人群中呆呆的久久不能动作,周围一片鄙夷之光。

    不要再用那可怜的谎话来骗我了。红,你是一个卑微的懦夫。

         我一阵目眩,头像爆炸般疼痛不已。你要婚姻!那是我拆散了你和黄么?

    我不清楚自己是否足够清醒,足够冷静,我分不清对与错。也许世界上根本没有孰是孰非,很多时候,我分不清楚。和卉的婚姻是因为她有处长老爸还是卉自己的纯美漂亮?和小曼一起的时候我心里是否还有潋琇?我是否真爱过小贞?到底房子车子和爱情哪个重要?我的人生应该是鲜红还是黑白?在没有钱的时候,我努力的去追求金钱,在没有爱情的时候,我努力的去追求爱情。彷佛我什么都得到了,彷佛我又什么都没得到。那天我像一个被当面揭露了谎言般的孩童,有着赤身裸体般最深层的羞愧,双唇无力抖动。我是喜欢你的,我不断重复着,语气苍白无力,渐闻渐小,寂寞盛放,在广大的世界面前,我的孤独如此渺小!

    女人,我可以有很多,也可以有很少。值得记忆的,总归很少。所以我可以忍受小曼的离去,但我绝不能容忍锦的亲近。从我将她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的心随着那声关门应声碎裂。

    很熟悉,又很陌生,那心碎的感觉!

    我认识你以前的时候,你只是一个花瓶,冷艳而妖娆。我将心交付给你后,你却又还原成一个火山,岩浆滚滚。我以为爱情会一直喷发下去,没想到死寂的山峰却也如此苍凉。

    十八天二十个小时四十分钟,锦,第一次在爱情中我对时间如此在意,当我们再相见的时候,我会历数过于的分分秒秒我对你思念的点滴。可是,到现在我还是寻觅不到你的身影!


    卉依旧在夜里不眠的等候,那餐桌里肯定有我喜欢的意大利菜肴。窗帘里高脚台上烛火如此明朗,卉的身影被映衬的如此婀娜,却又如此哀怨!

    那儿是我的家么?我不想回家!在街道上徘徊游荡,如孤魂般失落。

    锦在拒绝我,拒绝我的解释,拒绝我的关爱,拒绝我的寻找。十二点的夜色如此凄凉,那冰冷的月光看着让人心伤。

    潋琇,对,我还有潋琇。潋琇那里,那里有我最后的港湾。如果有一天,潋琇也不爱我,那么这城市就是一座废墟。

    潋琇,你知道么?你不知道!有些事我知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迷醉在潋琇的身旁,默数着我知道的不知道啊,一切犹如预言的魔咒,又像佛陀的禅机,我应验如迷宫。第一次发现知道与不知道的距离如此相近。

    我看见潋琇低垂的睫毛微微抖动,那俏丽的鼻梁下,澎湃着哭泣的力量。

    红,你是唯一一个看着我肆意流泪的男人。

    我无语,侧身观望窗外,月光妩媚如仙子。

    我知道一个冷艳女人的眼泪如何珍贵。

    我突然感觉眼眶潮湿的很温暖。

    哭泣是一种情感的宣泄,为何我没有眼泪流下!

    我承受不起你这样的女人为我如此神魂憔悴!我们分开吧潋琇。能记着我请你甜蜜的记着,最好你忘掉。原来,我不爱你!

    有些事可以埋藏在心底,深深掩盖,不能拿出,见光则死。

    别了!

    我第一次遇到潋琇的时候,我也曾怦然心跳。那时她一袭红纱遮体,有芳华绝代般精巧的容貌和身段,令人赞叹。那晚我满怀春情的把她叫了进来,她含羞如鹿,惴惴不安。我突然笑了,商海沉浮,久浸虚假,我看的出她眼睛里的泪水没有做作!

    你后悔了么?

    没有先生,你让我再想一下吧!

    有谁逼你么?

    逼迫么?没有!没有!是生活,生活如此多娇!

    呵呵,生活如此多娇么?

    她是个好女孩,只是摊上了一个嗜赌如命的爹。诶,潋琇,那也该本个是琼台仙子,只是人间如此苍凉。

    她的眼泪是清澈的,她的情感是纠结的,她的人生是肮脏而鲜丽的,她是潋琇,一个红灯区里最耀眼的明星!



    风月里,佳人无泪,夜凉影孤单

    荷塘下,秋水易凉,月映人憔悴,

    楼亭上,你起身歌舞,众生倾倒,

    看台下,我入戏妖娆,停杯酒醇

    那回眸的一笑,几经苍凉我知道

    那嫣然的一笑,多少泪湿背影凉


    前尘多厚生前的路我选不透

    世事繁乱今生的债我双肩扛

    唱一出红颜薄命

    唱一曲戏子无情

    唱一盏孤灯江夜雾冷后


    等无债家安宁

    等父归亲团聚

    等阿母回头念一声吾女回家后

    我再出水芙蓉,清莲满芳香……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2-15 20:44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20 22: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那个征文版的《我的名字叫红》,由于我发错了地方,特地转到小说版里来了!绝非故意灌水。

    文将社会上的人分类几类,

    金一类,财富和权利的最高。功成名就

    红和红相关颜色的一类,社会精英!

    蓝,青一类,社会的最底层劳动者。

    黄是蓝与红中间的过度类!

    我省略掉很多,只讲故事和情感,这种写法很偏,我也是在尝试!希望你们多给意见!

    本文很早写过,上次逛风云,看见寂寞主题的征文,于是心痒,把以前写的加工润色了下。

    恩,就这样把。我也不之道写多长,不过估计没有《随》三分之一长。就贴到这里。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2-15 20:44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20 22:4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诶,你会转啊,早说啊,呵呵!

    诶,忙乎半天,作无用功!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9-20 22: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嗯,那篇也算是迟来的一篇征文,有心了。
    建意发到此版,也是想让文友们有更多的阅读空间来细品这篇小说。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9-20 22:54: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诶,你会转啊,早说啊,呵呵!

    诶,忙乎半天,作无用功!
    荣世 发表于 2010-9-20 22:48



    咳咳,转之前也要经过你的同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返回顶部
    x

    扫此一码斯文扫地乎?

    GMT+8, 2018-7-19 19:10 , Processed in 0.121634 second(s), 75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10-201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