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原创
原创
学海
学海
互动
互动
总共2262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1248|回复: 50

[都市] 子落·落落落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5-10-2 20:23
  • 签到天数: 282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0-11-29 22: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既来之 何不安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本帖最后由 木木 于 2010-12-12 13:18 编辑

    子落·落落落落

    “‘也许,这就是结局吧?’子落兀然自语。”


    ——题记

    (1)

    初夏的风,吹过南方的小城,带来一丝新鲜而湿润的气息。莫城是座小城,一座很普通很普通的小城,一切都是极普通的。子落就生活在这座城里。子落是C中的一名初三学生,子落的底子还算好,成绩不算低,属于学校里的中上游,只是成绩在M中的分数线上下起起伏伏的,叫人为他担心。子落的同学们都很羡慕,他们觉得能上M中的学生都是不错的。

    同学们不知道的是,子落从小就患有心脏病,只是要强的子落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弱点。子落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不需要那些虚伪的同情。没有人看到过子落痛苦的样子,也没有人看到过子落犯病的样子,大家都觉得子落瘦小的身躯和苍白的脸庞只是他读书太刻苦了。

    三月,就快临近夏天了。

    再过近三个月就是中考了,莫城的初中里,紧张的氛围充斥着校园,大家都是想进入M中——那是城里最好的高校,他们说那里的环境很美,校风很好。几乎每个莫城的学子都想去M中,似乎在那里他们才会学到更多。更重要的是——M中每次高考的上本一线的人数都是最多的。


    夏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子落习惯一个人静静地做作业、看书,桌边放着一盏香茗。然后,阳光透过窗子,斑驳星点撒落在桌子上,把一摞摞厚厚的纸页照得发烫。常年的安坐使子落的身子变得很差,他知道这对他来说是意味着什么,可子落却不在乎。救心丸一直放在子落的口袋里,可子落却没怎么用过,医生说,他随时会走的,或许今天,或许明年……


    子落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他的冷静与知性,让很多人感到惊讶。子落并不看重自己的生命,因为连他也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子落很早就作好了死亡的准备,子落所能做的,也只是等待那一天的突然到来。

    (2)

    一年前,父母跟子落许诺,如果他能进入M中,就给他买架笔记本——双核的。这是子落做梦都想要的,虽然子落嘴上说着太贵了,但心里还是很喜欢的。子落觉得有了电脑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网友们在一起了——子落喜欢文学,纯文学,所以子落大部分上网的时间都是和论坛里的朋友们在一起度过的。对于子落来说,时间就是他的生命。

    子落的爸爸是工程师,妈妈自己开了家小店,家庭生活还算富足。子落家的生活过得还算是体面。子落的妈妈很早就离开了,生死未卜,而这个被子落称为“妈妈”的女人是子落的后妈。爸爸没有告诉他,但子落很早就知道了,小时候,子落每次叫这个女人“妈妈”的时候,爸爸总是夸子落乖。子落一直把她当亲生妈妈。

    懂事的子落决定考后买架手机,而不是笔记本电脑——那实在有些贵了,而且也没什么意义了——子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离开,子落只是想着不要给父母太大的负担,而且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子落也不想在考前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子落知道自己随时都可能走,一台电脑的钱或许能让他再多活几天。


    子落和父母提起了买手机这件事。父母听他这么说,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说,子落真懂事,还是买电脑吧!只要你能上的话。


    子落听父母这么说,真的很感动,眼圈微微闪着光,有些红了。子落发誓一定要考好,一定要考上M中,这样才不会辜负父母的厚望。子落不敢多想什么,他觉得爸妈一定会给他买手机的,不会像小时候那样骗他、哄他了。子落笑了,因为很久没笑过了,子落的笑里带着些苦涩。

    子落依然很单纯,单纯地以为自己的中考一定会过得很顺利,M中的通知书仿佛已经在他的手上了。一切也貌似在正常地进行着,子落觉得一切都会很顺利的。

    (3)


    夏天,还是来了。


    中考开始了,子落之前所有的紧张都被一扫而空。子落很冷静,很淡定,一切对于他来说都不再重要了。一颗平常心才是子落现在真正想要的。

    子落静静地在那一张张空白的纸页上写下一段段文字,审题、分析、构思、作答……子落冷静地写着,没有一丝慌乱,没有一丝怯意。子落很庆幸,很多题目都被压对了,子落利落地写着,几乎每张考卷都提前半个小时完成了——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完美,尽在子落的意料之中。

    子落抬起头,望着窗外——这是他的母校C中,那一排排青翠的柳,随风飘着。树下发生的故事很多,那是多么美好的记忆啊,似乎就在眼前,可子落却想不起来了。柳树的对面,就是教学楼了,也就是子落的考场,三年里发生在这里的故事也有很多,很多的感动、很多的懵懂……。

    子落一时间忽略了考试,望着窗外失神——直到广播提醒还剩15分钟。这时,子落想到了一个名字——“若然”,几乎子落现在仅剩的关于这里的记忆都是关于她的……想到这儿,子落的心顿了一下,子落摇摇头,长舒一口气,不再去多想。

    三天的考试,很快,也很慢,整整25920秒,一切就这样过去了。子落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静静地完成了全部考试——没有意外,没有失常,没有遗憾。落发挥得很正常,不觉得留下了什么遗憾,至少是在考试之中。而子落的记忆里也没有留下什么,就好象这场考试在子落的脑海里消失了。想到这里,子落就觉得心里空空的。

    子落突然又想起了若然。

    若然是子落的同学,很熟很熟的同学。其实子落是有点喜欢若然的,若然也喜欢子落。但两人都掩藏着这份悸动,同学们都没发现他们之间的不同,只是两人不时的默契让众人惊异。若然还是若然,子落还是子落,两个人,没有一点关系。

    (4)

    考完了试,子落突然开始纠结了。他不去翻书,因为子落怕看了书会发现错误,平添不安。子落小小的心脏是受不了那么大的起落的,子落哦试着忘记考试,享受这数日的宁静。

    子落一直没有翻开那些书。


    在考完试的日子里,子落和同学们在一起——奇奇、阿飞、晓、小Q……还有好多同学,大家玩得很开心,那时的大家没有一丝烦恼。大家都在享受着,这难得的短暂几天,宁静而祥和,而子落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在被人遗忘的角落里,默默地看着人群里的若然,欲言又止。也就剩几天了,中考的成绩就要下来了,尘埃注定要落定的。而遗憾却还在继续。

    子落很珍惜和同学们的每一次聚会,他恨不得把每次聚会都记下来——像背书一样的——刻在脑子里,烙在心里,永远也不忘掉,可是短暂的快乐始终会结束的。子落开始淡忘了,他害怕自己在不久之后就会被新的友谊、新的生活、新的知识……一切新的事物所占据,沦陷在自己所不愿意看到的画面里。子落的心又开始疼了。

    子落知道,三年结下的友谊就将到此结束,今后大家又将各奔东西了。在小小的莫城里,虽然大家都彼此认识、彼此熟悉,可再过三年,又过三年,同学们都变成了路人,而那种陌路的感觉子落不喜欢——其实子落最不舍得的,还是若然。

    “也许,这就是结局吧?”子落兀然自语。


    子落是很感性的,他对大家的感情很深很深,这种离别前的欢乐就像暴风雨来临前一样……一切都静静地将梦打碎,将他的心深深地割伤。想象着那离别的时刻,子落就觉得揪心地痛,泪水不停地流下来——或许这样心里会好受些,似乎眼泪才能让子落心不再那么痛苦。


    日子还是要过,子落在电脑上打发着自己的时间,子落不喜欢玩游戏,也不想玩了,子落现在只想时间早点过去。子落喜欢文学,和网友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他最快乐的时候。他喜欢看网友们分享着自己的原创,他很享受这种过程,他很惊异于大家的灵感和思维。那几天,子落和网友们彻夜长谈,直到那一个个头像变得灰暗、不再跳动。子落一个人在守夜,守着一个人的寂寞。


    子夜,子落的心不禁寒了一下,他忽然觉得自己的题目跑题了,再想想,又没怎么偏。子落劝自己不要再想了,一切都已经过了,过了就过了,未来的一切都是昨日埋下的,再纠结下去也没什么用。子落虽然想通了,但眼泪却流了下来,他很怕去西城中,真的很怕——他曾去那里看过,他觉得那里真的很差。但子落又很想去西城中,因为他的同学可能都会去那里,他想他的同学了……

    子落觉得胸好闷,心里纠结着。

    其实子落还是想上一所好的大学。

    (1)


    成绩终于要发下来了,子落很激动,也很害怕。他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心跳得太快。子落觉得这将会是个悲剧。子落依然保持着冷静,毕竟生死都看破了,这不过是一次考试而已……


    消息是早上奇奇通过QQ告诉他的,奇奇在教育局里有熟人,她的成绩已经早早地知道了,很高的分数——至少在子落眼里看来。想象着奇奇解脱的样子,子落很羡慕、很嫉妒。

    子落的网名叫做“弱子”,他觉得他就是这么地弱小,在太多人的面前,他显得那么地渺茫。奇奇的网名很奇怪,尽是些乱乱的字符,子落看得懂——那是些没有意义的文字,只是显得很特别了。子落守着屏幕,希望有人能让他不安的心平静下来。突然,奇奇的头像动了起来……

    (……

    奇奇:子落,在么?

    子落:恩,怎么了……

    奇奇:我知道我的成绩了,真的哦!!!很高哦!

    子落:是吗?考了多少?你怎么知道的,快告诉我啊……

    奇奇:呃,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得慢慢答嘛,恩……

    子落:哦,那好吧- -!

    奇奇:总分是695……

    子落:哇!

    奇奇:恩,这是我姨姨告诉我的,她说我准能上M中

    子落:那我怎么还没查到呢?呜呜……(无辜的表情)

    奇奇:你们的分数应该会在3点出来吧?你慢慢等吧,我去庆祝了……hoho

    子落:哦,那我慢慢等吧……8

    ……)

    (2)


    奇奇的头像不动了,只留下了在屏幕前发呆的子落。695——子落觉得自己考不了那么好了,他这几天想了很多,他几乎把每一题能想起来的都想了一遍,他发现有些题目他做的不是那么好,他害怕老师不给自己分数。那些错误是他不应该犯的,特别是作文。

    子落很害怕,他觉得自己和M中大门的距离远了,远了,远到遥不可及,远到了西城中的门口……夏天的风吹着,吹在子落的脸上,却是冷冰冰的。子落觉得自己的心也变冷了。


    中午,子落没有睡觉,他要等到3点去问成绩,他在网页前一次一次地刷新着,直到电脑提示要用电话询问。子落一次一次地拨打着那个号码,话筒里一次又一次传来嘟嘟声,子落知道要等到三点,也知道现在打过去没有任何作用的,他改变不了什么的。但子落还是一遍一遍地打着。

    子落不知道大家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放下电话,子落沉默了,就像垂死的老翁等待着丧钟的敲响。


    子落的心不紧不慢的跳着,落什么也不想了,坐在电脑前发着呆,他现在只是祈求着能上M中,成绩的高低他已经不再计较了。桌上的那盏茗茶已经放凉了。


    风轻轻地在窗外吹着,阳光炙热,子落的头有些晕,好像有些中暑了。子落倒出两粒救心丸,匆匆服下。

    (3)


    2
    :59,子落再次拨打,电话终于拨通了,电话里传来冷冷的提示音,子落小心翼翼地操作着,他觉得自己似乎听出了那声音背后的残酷现实。按下#键确认之后,子落听见话筒里传来了声音:“语文138,数学……总分689。其他业务请拨打……”


    “689!”——子落真想喊出来,但怕惊醒了父母。分数挺高的,虽然没有奇奇那么好,但是凭现在估计的分数线,应该是可以进入M中的,子落是这样想的。子落之前的所有忧虑都被打消了,子落觉得此刻的他很幸福。子落平复着自己的心率,刚才有些太激动了。子落看看窗外,阳光很美。


    同学们也开始纷纷晒出自己的成绩了,大家都考得不错,小Q、阿飞……大多数同学都去了西城中,奇奇、子落等少数几人的分数线上了680,去M中无疑的。子落终于舒了一口气,但他却高兴不起来了,因为大家就要这样分开了,而若然就在这个行列之中。M中和西城间,隔着的又何止是半个莫城的距离呢?


    大家永不分离的约定,子落还记得。


    班主任在群里告诉大家M中的分数线时,子落认真地核对了一次又一次,虽然成绩超过分数线不少,但子落还是很认真地对着。子落流泪了,这一刻三年的友谊就即将划下句号,明天去拿完毕业证,办理好手续,一切关于初中的记忆就要被装进回忆的袋子里了。子落想起了那些回忆,他还记得好多东西,还有好多东西没说出口……而这一切都成了遗憾,随着这一刻的到来而结束了。


    子落忍不住流泪了,他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子落没感觉到他的心又停了两下,默默地感受着泪水滑落的伤感。子落觉得既然命运要把大家放在一起,那又何必分开呢?

    (4)


    子落的父母很高兴,他们觉得子落为家里争得了很大很大的荣誉,爸爸拍着子落的肩,对子落说:“落,考得不错嘛!以后要更努力呀,争取考个清华北大什么的,哈哈哈……”边说边摸着子落的头。


    子落显得很羞涩的样子,扭捏着,不知为什么。子落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失落,但很快就掩饰住了。毕竟,过了就过了。


    妈妈放下电话,转头问子落,落落呀,你要买什么牌的电脑呢?暑假我们回奶奶哪儿的时候慢慢选吧!乖儿子呀,真争气!


    子落显得更加不适了,偎依在妈妈的怀里,害羞地笑着。感觉就像偎依在生母的怀里一样温暖。


    子落一直偎依在妈妈的怀里,此刻的子落,感觉真的很幸福,幸福到了极点,子落说他不要电脑,只要手机就够了。


    父母都说子落很乖,要买什么就子落自己决定了。


    一切都是那么地顺利,顺利得让子落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1)


    子落提前回了奶奶家,兴奋地把成绩告诉每一个来问成绩的人。

    全家都很高兴,因为今年三个孙字辈儿都考了好成绩——三人参加的是不一样的考试。“三喜临门”——奶奶一直这么说着,她说她要去烧香还愿,请菩萨保佑啊……


    子落和姐姐妹妹都笑了,他们觉得奶奶迷信,但奶奶憨憨的样子着实有几分好笑,却拗不过奶奶,只好陪着奶奶东去西去地烧香拜佛。而奶奶没让子落去陪着,她觉得寺庙里的烟尘与爆竹声会吓到子落。


    子落让姐姐给他做参谋,帮他选一架好的手机,子落的心情像成绩一样,特别地好,他要向新同学们炫耀下,满足下自己的虚荣心。姐姐笑子落太物质,子落脸红了。


    子落想象着高中的生活,那该是怎样的情景呢?


    那天晚上,子落和同学们聊着天,谈论着什么手机好。大家也积极的帮子落参谋着,有人还要送子落手机卡呢!子落很感动,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子落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有了一架手机,他下意识地摸摸口袋,却什么也没有——子落被自己的动作弄笑了。

    (2)


    一天晚上,吃完了饭,子落就拉着姐姐去街上选手机,姐姐比子落熟悉这里的手机店,带着子落一家一家地逛着。让子落一架一架地试着用,看看那架更好,不时问些问题。子落一架架试着,心扑通扑通地跳着。


    又走进了一家店,姐姐拿起一架,是某品牌手机的新产品,售货员说是学生专用的那种,要2000多快钱,算是很便宜的了。子落逛了几家商场,对这架机子很中意,他熟练打开操作界面,一次又一次地摆弄着,姐姐问他要不要就选这架了。子落很成熟,镇静地对姐姐说:“先看看吧,不要太急了。”


    这时,姐姐的手机响了,是子落妈妈打来的,叫子落接电话,听到子落要买手机,妈妈显得很兴奋的样子。


    “喂,妈妈啊,我是子落……”子落笑着向妈妈问好。


    “子落啊,你要买手机了?”妈妈问到,语气有些硬。


    “是啊,是xx牌的xx款,我很喜欢呢!”子落答得有些卡了,子落好激动,他觉得这时的自己真的好幸福啊。


    “多少钱啊?等我回去在说吧……”妈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断了子落的幻想。


    “……才,才2000多,不贵呢!现在就买吧,妈妈。”子落撒着娇,想着博得妈妈的同意。


    “两千多?这么贵,买架四百多块的就好了,买那么贵的干什么?!要买现在就买架便宜的,不然,等我回去再说!”妈妈的态度很坚决。


    “可是,我……算了,我还是买电脑吧,手机四百多的没什么好东西呀。”子落有些失望,想用激将法刺激下妈妈。


    可好像起不了什么作用,妈妈生气地说:“买电脑?不是说要买手机了吗?还买电脑,要买这个要买哪个,你干脆都别买了……嘟嘟嘟”


    子落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放下手机,深呼吸,想办法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子落不想让别人看见他哭,看见他软弱的样子。子落轻轻地把手机放在柜台上,然后叫服务员收好,他想回头再看一眼,但他不想让人看见他的眼泪。

    子落拉拉姐姐的手,示意姐姐要离开了。


    姐姐莫名的被子落拉了出来,很奇怪地问到:“落,怎么了,不喜欢吗?要不换一架看看吧?”可子落一句话都没说,默默的走着,好像没听见姐姐在说些什么。

    走着走着,子落走进一个拐角,突然哭了起来。姐姐被子落吓了一跳,“怎么了,落?干嘛呢,妈妈说了什么怎么就哭了呢?别哭了,告诉姐姐,妈妈都说了什么?”


    子落顿了顿,哽咽着,说:“妈妈,妈妈说不买手机了,不买了,她说太……太贵了,不买了。”子落刚说完,又止不住地哭了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子落不明白,明明说好的要买手机的,为什么又不同意了呢,他的努力都白费了么?一切都是假的么?子落感到一阵晕眩。

    姐姐抚摸着子落的头,说:“太贵了,我们就买便宜一点的啊,便宜一点的也很好用啊,不是吗?别哭了,我们就买架一千多的吧!”


    子落哭着,“妈妈说,妈妈说,只能买四……四百多的,我……”抽搐着,咳出了一口血。


    姐姐也不说什么了,轻轻地拍着子落的背,安慰着子落。姐姐默默的拉着子落的手,两人一起向家里走去。一路上,子落的泪水不断地流下,小小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着。


    (3)

    子落还记得前些天,他还非常高兴地告诉他的同学们,他也要买手机了,他也要加入“手机党”了。子落还问同学们买什么卡、要什么套餐……可是这一切都化为了泡影,一切都消失了……子落觉得心好痛,似乎就要喘不上气来了,子落没告诉姐姐,他想大不了就这样死了算了。

    那晚,子落的心脏病又犯了,子落却没吃药。子落响了很多,梦了很多——直到梦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子落才稍稍感觉好些。

    (1)


    子落变得沉默了,一个人呆在家里,不言不语的,把自己隔绝在一个小小的天地里。子落想着,一架手机而已,自己何必这么计较呢?可是子落还是想不通。


    子落又想起了过去的事来,他的不安和失落就是因为这个。

    以前,也是这样的,父母许下了那么多的承诺,实现的又有几个呢?子落想哭,又想笑,他已经忘了自己到底要怎么样。子落感觉自己现在很纠结。

    子落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子落考了100分,父母说要给子落买个玩具——那是子落一直想要得到的。那是个变形金刚,有好多好多机器人组成的,妈妈带着小子落在街上逛啊逛,逛啊逛,子落很兴奋,仿佛已经能触摸到“变形金刚”表层磨砂的质感。经过了好多个商店,妈妈却没有买,妈妈一一对小落落解释着,这个太贵了、这个有点旧了、那个店主太坏了……子落点着头,他虽然不知道妈妈说这什么,但是他知道,妈妈不会给他买玩具了。子落没有哭,他觉得妈妈说的话都是有理由的——但到底是为什么不给自己买呢?子落发呆了。

    ……


    然后,子落长大了一点,一次子落想要买架MP4,爸爸说只要这次考试拿到市里前100就行了,一定给你买。子落依然很认真地学,成日的熬夜,子落差点进了医院。子落也不确定这次他能不能得到他想要的……后来,结果还是一样的,子落什么也没得到,只有无故的指责和打骂。子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已经考得这么好了,父母还要骂自己,不买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打自己。


    ……


    这样的回忆还有好多好多……子落只记得几件,因为有太多记忆他都忘掉了,子落不想记得这些,他怕疏远了与父母之间的感情。子落更怕自己会突然倒下,而现在子落却希望自己能倒下——这样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2)


    子落不想再想了,他知道越想就会伤得越深,他不敢再想下去了,他不知道接下来他会做出一些什么样荒唐的事情来。子落觉得自己是要堕落了、要沉沦了……子落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了黑色的漩涡,一切都灰了、暗了、黑了……然后变得很可怕。子落的心开始停跳。


    “我到底要怎么了呢?我不是决定要原谅他们了吗?为什么还要纠结呢?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说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那样的不现实!我为什么还要选择相信呢?呵呵,我真傻,我真傻,我这么认真、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为了那些没有行动的承诺吗?还是我傻到了习惯了一次又一次的被蒙骗,被捉弄,傻到了被人骗得习惯了。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变得这么没有知觉了。现在,一切都是假的,假的!我却都当成了真的,我这么用心,这么努力……换来的呢!我换来了什么,什么都没有,都没有了,只剩下了伤害!伤害!伤害的是我自己啊,我还能怎么办,我要堕落了吗?就要堕落了吗?我不要,我不要做一个坏孩子,我是好孩子,被人骗到傻的好孩子……我是,我到底要怎么样,相信,我还可以选择相信,我再相信他们一次,就一次,一次……可我这样做值不值得呢?应该会值得的,应该会的……”子落自言自语着,心撕裂一般地疼。


    “啊!”子落崩溃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想什么、讲些什么,子落拼命地拍打着自己,拼命地让自己感觉痛,好让自己清醒一点,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可是——他失败了。子落在床上翻滚着,汗水湿透了床单。肉体上的折磨再不及内心的痛苦。

    子落还是选择了隐忍,毕竟对方是父母,忘了这件事吧,一切尴尬、荒诞……都见鬼去吧。


    子落最终放弃了买手机的念头,子落幻想着这是父母的玩笑,上了高中后父母应该会买给他的。

    (1)


    暑假在沉默和煎熬中度过了,没有手机,失去了一切同学的联系,子落发现一个人的时候,真的真的好寂寞,整个世界仿佛变成了地狱一般,每分每秒都是痛苦的煎熬。


    终于熬到了开学的日子,子落早早地起来,他回避着父母——整个暑假一直是这样,子落不想再争辩什么了——最后一切都会是自己的错。也就是从他看到妈妈手上多出来的钻戒时,子落知道了为什么没给他买了,子落长叹一口气,不想再回忆起。


    “M中的空气真是好啊!”子落第一次来到M中里就是这个感觉。整洁的校园,清幽的环境,一切都是那么地令人向往——这就是那个那么多人争着要来的地方。


    子落慢慢地走着,来到班上时,发现已有不少同学来了,都是些陌生的面孔,一个个无聊地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瞄着手机屏幕发呆。子落下意识地摸摸口袋——里面什么都没有,子落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子落的情绪一下子被激了起来,他尽力克制着,默默的坐在一旁。子落尽量不去看别人的手机,拿出书,慢慢地看着,他掩饰着身体的颤抖,不想流露得太明显了,被别人发现了。


    子落感觉自己再次被孤立了。事实上,子落真的被孤立了。

    (2)


    回到家里,子落倒在床上,哭了起来,子落也不知道为什么。

    似乎就是从那天开始,子落变得很敏感、很脆弱,易悲易怒,对于一切都是那么的忌惮,也就是从那时起,子落开始无缘无故的哭,无缘无故的笑……连子落自己也觉得自己要疯掉了。子落并不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只是在一个人的时候,才会那样的无常。


    这时,子落的父母回来了。子落立马收起了哭腔,抹了抹眼泪,咽了两声,一切变得平常而沉默了。


    “为什么不给我买手机!”子落突然站了起来,走出房门问到。子落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感情,冷漠得像冰一样。子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爆发,只是他再控制不了自己。


    “手机?买什么手机?考上M中你就骄傲了是不是?啊!就想着手机手机的,你不要学算了!”妈妈的脸色突然就变了,骂道。


    “为什么不给我买?为什么……这不都是你们承诺的吗?为什么,告诉我。”子落依然冷冷的问到,好像完全忽视了妈妈的责骂。子落的质问似乎成了机械式的重复。


    “我们不买自然有我们的原因,你不要问那么多,你现在好好学习就是了,手机拿来什么用呢?你说说……”爸爸被妈妈拉了一下,表情很严肃,瞪着子落说到。


    “为什么不给我买?为……”子落又一次问到,子落同时无视了爸爸的话——他知道,所谓的理由就是没有理由。


    啪地一声,爸爸一巴掌就落了下来。子落觉得这一下,狠狠地打在了他的心上。

    子落没有躲,呆呆地站在那里,任凭爸爸的巴掌狠狠地抽在脸上,血从嘴角里留下来,脸上开始泛红。子落任血滴下,没有顾及到伤口。子落笑笑,“为什么不给我买?你们为什么不敢说呢?”子落克制着,胸已经很闷了,人也开始晕眩。


    “你翅膀长硬了嘛!问那么多干嘛,啊?你大发了吗,会顶嘴了哈……被打了你还嘴硬,要死吗,啊?”妈妈说着也将巴掌扬了起来,挥了下去。妈妈其实没想打子落的,手停在空中本想停住,可子落却迎了上来,一记巴掌落在了他的脸上,脸上又是暗红的一片,眼角渗出了些许血丝。子落倒在了地上,子落笑了,笑得很痛苦。


    “为什么呢?”子落质问着自己,自己给了自己一记响响的巴掌,颤颤地站起来,扶着墙走回房去。血滴在黑色的地板上,泛着冷冷的光,脸上的伤很疼,可子落却忘了疼。子落冷笑着,整个人似乎就要倒在地上。

    屋外,留下了呆在原地的父母。

    子落仰面躺在床上,望着屋顶失神。子落没有哭,却把嘴唇咬得出了血。

    (3)

    那晚上,子落没睡着,他已经好几个晚上失眠了,几天、或是十几天、更或是几个月……子落已经忘记了。他只知道他好累,累到睡也睡不着了。子落强迫着自己不要睡去,他想着累倒自己。此时的子落已经心力交瘁,极度疲惫了。子落开始希望自己死掉了,对于子落来说,或许死真的是一种解脱。


    子落听见隔壁的卧室里传来些声音,子落听见了“手机”。子落笑笑,他觉得自己听错了——子落已经不抱希望了,他要保护自己,子落太害怕自己再被深深地伤害了。于是子落闭上眼,什么也不想。

    (1)


    同学们的生日一次次的到了,子落都没去参加,因为大家都联系不上他——子落连电脑也不用了。

    大家都认为子落是故意不来的,大家都认为子落太清高了,怕耽误了自己的学习;或者说他太没义气了:“三年的友情,说忘掉就忘掉了……”子落是从奇奇和阿飞口中知道了这些,子落不解释什么,他知道解释是没有用的,他已经很累了,累到不想去解释任何事。子落呆呆看着奇奇和阿飞,眼神里的失落让两人感到透心的寒。

    子落知道到自己真的被孤立了,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子落开始变得敏感了,每次看到、听到同学有收到了什么礼物,子落就很羡慕,羡慕到嫉妒。子落想哭,他却总忍着不哭,子落终于感觉自己受不了了,他知道自己所能做的只有默默地羡慕,而得到的却是诬陷和莫名的指责。子落变得反复无常,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子落身心俱疲。

    子落的心很是很痛,但子落已经不在乎了。子落对心痛的感觉已经麻痹了。子落知道自己不是最幸福的人了。没有了同学,没有了朋友,甚至于连网友们的头像也不再闪动。子落感觉到自己一个人的寂寞,一种似乎独立于这个世界之外的寂寞。

    (2)


    转眼间,子落的生日也快到了,子落不再想过什么生日了。虽然以前爸爸妈妈也说过要给他好好过一次。可子落现在想起这些就好笑,空空的承诺,好假好假,假到让人伤透了心。


    疲惫了一天的子落回到了家里,依然是那样充满着冷漠。夜已经深了,子落正要回房,这是爸爸拿着一个包装得很漂亮的盒子给子落,看上去是个手机的盒子,子落突然震住了。

    子落想哭,他突然觉得自己错怪了父母,自己太任性了,自己不应该那么冲动的,他应该冷静——不过一架手机而已罢了,自己想的实在太多了,自己的行为真的太愚蠢了。子落觉得自己变得太快了,一切不过一部手机而已。

    子落觉得自己太天真了、太单纯了。


    子落腼腆地说着谢谢,看着爸爸笑着回房,父亲的脸上写满了得意与满足,子落也想笑——这种“惊喜”是在是太土了,也太直白了。子落拿着礼物回到了房里,听见妈妈责怪爸爸买得太贵的不满,子落想笑,又想哭,他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中醒来。

    现在,子落要好好想想手机的事情了——是爸爸那种Iphone4呢?还会是妈妈的N8呢?子落一想到这儿,就等不及要拆开装着礼物的盒子。


    子落细心地一层一层的拆开了包装。终于,看到了手机盒——子落楞住了——那是装小灵通的盒子,至少现在看上去像是,就是黑白色的屏幕,很小的那种。子落觉得这是外包装,只是个外包装而已,可能买的是架山寨机也说不定呢!子落开始觉得有种被骗的感觉。


    当子落打开盒子,拿出“手机”的时候——不,不能说是手机,这是架“老人机”,只能打电话的那种,连短信也发不了。子落都不敢睁开眼睛,他太害怕这种感觉了——比心脏病犯了更痛苦。虽然子落已经想到了,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愿望破灭的瞬间,让子落感觉真的好痛苦。


    子落含着泪,静静地把它放回盒子里,一层一层地放好,放在桌子上。然后,默默地躺在床里,用厚厚的枕头包着自己,失望地哭了起来,子落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床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整个枕头都被泪湿了。

    子落就这样哭着,哭了一整夜。

    (3)


    早上,爸爸还特意跟子落说以后要带着手机上学,这样好找到他。爸爸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


    子落却再笑不起来了,他冷冷地笑笑,没有说什么。红红的眼圈里,不只是倦意。

    (1)


    第二天上午,子落的父母发现那架“手机”被包装好,“原封不动”的放在茶几上。


    子落没有把“手机”带去,因为他觉得如果自己带了,就是对自己的讽刺——完完全全被这轻蔑的戏谑所欺骗。子落感到自己受到了莫大侮辱,无论是别人对自己,还是自己对自己——子落再次被父母欺骗了——只是因为他的单纯。

    子落突然不想读书了,他觉得这些年他过得完全没有一丝意义,一切全丧失在空头支票里,没有留下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子落本就动摇着的心理防线眼看就要崩溃了。


    父母很生气,在子落回来之前,就摆好了架势。子落一回来,就成了活靶子,被父母骂得一塌糊涂。子落笑笑,没有说什么,听着,不反驳,不解释,冷冷地看着他们。


    “哼哼,就这样吗?我觉得我太愚蠢了,我算什么,算什么呢?”子落说到,“我就是个傻瓜,被你们骗了这么久!我算是个什么东西啊?你们一次又一次地骗我,我却一次又一次傻傻地相信,我傻到家了!我就是世界上最大最大的傻瓜!”子落不懂得骂人,子落拼命地用自己知道的最肮脏的词汇骂着自己。


    又是啪地一声,父亲一记狠狠的耳光甩在了子落的脸上,火烧一般的痛。子落依然继续骂自己,接着开始向自己扇耳光,连续十几个,啪啪地响着。直到父母来拦着,拦着不让他再打下去。


    子落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连他的父母都没有想到,他们都觉得他疯了——就为了一部手机而已,他们觉得子落太脆弱了,这是家里的耻辱——怎么会养出这样一个儿子来!

    父母没再说什么,他们觉得为了一个随时都要死的废人,说什么都没用了。


    那晚,子落又失眠了。心疼了一夜。

    (2)


    子落当时想的却并不是那样:不只是一部手机,而是子落那小小的被深深欺骗的心!子落真的是要疯了,他决定了要堕落,真正的堕落,完完全全的堕落!他再也不要回到这个世界。

    “呵呵,伤口……我把自己的痛苦全都释放出来。”子落抚摸着伤口,好痛好痛,可他却没了感觉。子落抚摸着自己的伤口,嗜着流出的血,此刻的子落就感觉像吸血鬼一样,残酷、冷漠而又无奈。他觉得自己是个异类,敏感得令人害怕,他要腐蚀自己,让自己腐烂掉……完完全全的。

    子落真的好累好累,累到近乎疯狂,累到生不如死。子落突然想到了死——子落害怕死,却又想着要死去。他觉得自己不能死,他要活着,活回16年的一切,毁掉美好的一切。

    突然,子落开始恨现在的自己——不冷静、不忍耐、不仁慈……全然一副魔鬼的样子。而他又好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完完全全的自己,无需任何束缚……子落想笑,却再笑不出来了。


    子落想要成为魔鬼,然后去破坏身边的一切——至少,在他找回原来所坚守的信仰之前。

    (1)


    子落没有再回过家了,一个人在外面流浪——至少现在是的,在一个熟悉的地方流浪着,实在是一种悲剧。而子落的悲剧只是其中最平凡的一种。


    子落也没去学校了,那个完美的令人窒息的地方,也成了子落的禁地。子落开始变得不再相信别人,也不再相信承诺,他觉得那些都是欺骗和谎言,对于他来说,这伤害足以摧毁他仅剩的唯一的尊严。子落不再是从前的子落了,子落觉得自己真的是堕落了。


    比起刚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子落已经习惯了很多,粗俗的话语、放荡的行为、物质与无聊的汇聚……这些之前他都很反感的东西,也已经被习惯了。


    子落也曾经犹豫过,子落的心理还曾有着那么一丝丝的不安,就那么一丝丝——而当他发现家里已经没有了属于他的空间,甚至于一丝他存在的痕迹都消失不见的时候,子落决心离开。大多数同学都不再和子落交往了,因为他们的父母担心他们会被子落带坏的。

    子落决心要走了,子落曾经试着回头,他看到的只有冷漠,没有挽留。


    子落被驱逐了。于是,子落沦落在夜店、酒吧、街头……让子落还有一丝欣慰的是,若然依然和他保持着联系——这也是子落没有完全堕落的原因。

    (2)


    在那间不知名酒吧里,子落有着自己的位子,他习惯坐在那儿。

    子落有钱,至少在那些社会青年面前能活得很体面。子落靠着做着零散的家教和投稿赚钱,子落在虚拟世界前的时间没有浪费,他原本非凡的天赋与在论坛里的锻炼,使他的文章格外犀利,很受那些编辑的喜欢。只是子落觉得,他现在的思维里参杂了好多不干净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吸引而得到那些稿费,子落是很不屑,但现实抹杀掉他的不屑。他需要钱去买吃的喝的……还有最重要——救心丸。

    子落需要钱,有了钱他才能活下去。


    那天,依然是在那间酒吧里,子落独自坐着,品着茶,玩着手机——这架手机是子落拼命攒出来的,子落格外喜欢,也格外珍惜——就是之前他看中的那一款。子落觉得,至少他不应该放弃他之前的信仰。


    几个混混走了过来,笑着,参杂着几句不干净的话。子落无视他们,他知道这些人最好是不要惹的,现在自己一个人,一身的麻烦可不好。


    一个“大哥”样子的人走了出来,指着子落,叫他过来说话。子落装作不懂,只是默默地玩着自己手中的手机。突然一个“小弟”冲了出来,伸手向子落的手机甩去,子落笑笑,将手一缩,那人的手直打在发烫的茶杯上,水溅了他一手,在一旁哇哇直叫。

    子落换了杯水,坐着,静静地把玩着手机。

    几个人看不下去,想上来替那人报仇,都被那个“大哥”叫住了。“大哥”向子落走来,面带微笑,坐在子落对面,和子落聊了起来:“我说,你是个人才啊,能上M中的人了,怎么还会到这里来?莫不是把校长给惹了,被赶了出来?哈哈……”旁边的“小弟”们也哈哈地附和着。

    子落不作神色,轻笑几声,依然不语。几个“小弟”欲怒,说子落给脸不要脸。

    “大哥”斜了几眼,四下便没了声响,一群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子落。

    子落开口了,说到:“各位,今天我有些累了,有事请说话,没事的话,我就……”子落起身要走。

    “大哥”笑笑,说子落真爽快。

    子落想:这么土的情节、这么傻的台词,我哪里爽快了?子落不禁觉得好笑。

    “大哥”说他叫Max,子落叫他M就行了。M说他要请子落加入他们,以后在这里混也算有些地位了。那人玩笑般的语气让子落知道绝不是这么简单的,子落心里发毛。

    子落拒绝了,他觉得自己还没必要堕落到给一群混混当参谋的份儿上。看着那人脸上表情的变化,子落隐隐觉得,M的话里有话。

    (1)

    M示意手下拿东西,转头笑着说,是要拿点东西给子落当见面礼。

    子落告诉自己的,无论是什么都不能答应,自己的自尊可不能这么被贱卖掉,何况这些东西来历都不是很干净的。

    礼物拿了上来,子落突然镇住了,他想拒绝的,但是他觉得他不能。

    那是若然——中考时子落曾想着的那个人。——若然是子落曾经的同学,很熟悉的同学。子落想,她现在应该是西城中的学生了吧,可子落没想到她也会这样,堕落在社会最底层之中。

    M说话了:“子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底细,我不是一个抓个高中生就当人看的人,我们都是和你一样的,我不想说太多,就问你一句,你答不答应?……你有两种选择,你是知道的,我也有两种,我想你是个聪明人……”M说完,冷冷地笑了几声,激得子落全身都要散了。

    子落把视线从若然身上移开,子落发现了若然的恐惧。若然的发抖的双手,子落注意到了,但他表现得很冷静。背着M,轻轻地说:“最多,最多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M笑了,拍拍子落的肩膀,说好。便带着一群人离开了,留下了若然和子落。

    (2)


    等到那伙人都走了,子落突然瘫倒在了沙发上,长长地喘了一口气,他才感觉到全身都汗透了,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着。子落喝了几口茶,缓了缓,这才看到到若然。


    若然傻傻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还没从刚才发生的一切里醒过来,子落看着若然,看了好久,若然才回过神来,看着子落全身都不自觉的在颤抖着。


    “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我送你回去吧。”子落站起来,暗暗地吸了口气,上前去搀着若然。


    “家?我没有家了,我一个人,什么都没有了……”若然这时淡淡地对子落说到。


    子落一惊,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自从暑假之后,子落和若然的联系就少了。子落只知道从前的若然过得很幸福。子落不及多问,他只想先带着若然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毕竟子落也没有“家”了。

    走出门时,天开始下雨了,细细的雨。子落正犹豫着要到哪里去躲一躲,现在自己也没有一个栖身之所了。于是,子落只好先带着若然在旁边的公园里找个地方躲着。


    雨越来越大了。


    走了好久,旅店不知怎么的,全都熄了灯——大概是因为这几天又有什么领导来视察了吧?

    子落顾不了太多了,带着若然钻进了水泥管里躲雨。


    外面的雨好大,天也凉了下来,若然因为受惊,正发着抖。子落觉得若然会感冒的,便把外套脱下,像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给若然批上。若然说,她父亲的公司倒闭了,父母逃走了,没来得及带走她,她家里的一切都没有了,她一个人没钱吃饭,卖了手机、卖了mp4……身上的东西都买了,最后连学也没法上了。所以她只好出来流浪——和子落一样。因为实在太饿了太累了,她想去找子落的,却不想在那群混混的地盘上被抓了……


    子落知道那些人是想要让子落帮他们做事,手上有了若然,就能威胁到子落了。子落觉得特别对不起若然——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冲动。子落觉得现在的生活,真的就像演得一样:很现实,很残酷,却又带给人意外的惊喜。子落觉得他随时都会堕入黑暗,他拼命地想保护若然,却保护不了自己。


    子落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若然,让若然现在找地方安顿下来——子落也知道,这些钱不够用多久的。

    (1)


    那天是周五。

    晚上,大家都出来放松自己了。子落在店里一角写着稿,一个人静静地抽着烟。子落学会了抽烟,这于子落来说是很痛苦的,他小小的肺实在受不了,但如果他不抽的话,就会显得很没用的样子,自然会被别人欺负了。子落也学会了喝酒,只是在心痛的时候,子落才会喝酒,买不起救心丸,子落只能靠着酒精来迷醉自己。子落不想被人欺负,他要保护自己。子落就这样一边伪装着自己,一边伤害着自己。


    奇奇、小Q、阿飞和几个以前的同学也来到了这间酒吧,看样子是来放松心情了。子落看到了他们,却没认出来,以为是考试后出来玩的学生们。子落低下头,继续写着他的东西——那可是他的“饭碗”。


    “你们看,那不是子落么?他难道……真的,真的离校了?”小Q最先发现了子落,示意大家看。


    几人走了过来,子落察觉到了,他不动声色,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子落!”大家都显得很惊讶的样子,“真的是你……”


    “恩,是我……”子落无奈,只好回答。


    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子落上了M中了,还会这样。几个人围着子落问着问那,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子落不想说,子落淡淡地掩饰过去:“我已经出来了,过去的事你们就不要再提了,我不想再回忆起了……”子落说得很平静,心里却跳个不停,子落知道,他还是忘不了过去。


    众人看出了子落的难处,便不再说什么,便谈起别的事情。大家觉得,要帮着子落回到M中,至少先让子落回到家里。毕竟,外面的世界真的不适合子落。

    (2)


    第二天,奇奇和晓叫子落出去玩,子落知道,这绝不会是一次简简单单的郊游。所以,子落也做好了被套话的准备。那天,子落带上了刚买的救心丸。


    到了郊外,三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奇奇首先打开了话题:“子落,那我们就直说了吧,你想不想回去?”


    “回去,你们指的是?”子落装傻。


    “别这样了,还装什么?我们带你出来,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我们的用意吧。我们几个是想让你回M中去,恩……至少先回到家里,你这样在社会里混,我们真的看不下去……真的!”晓说的很诚恳。


    “还有可能吗?我已经相信了太多次了,不,我不觉得我能回去了,我习惯现在的生活,无拘无束,无忧无虑……”子落回答得很快,作陶醉样。


    奇奇叹了口气:“别装了,若然和我说了,你现在混得不是很好,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还惹了那些小子,这样下去,你真的会进去的,回头吧!”奇奇说的也很诚恳,子落听得出这是出于三年的友谊的劝告。


    “我不会回头的,我已经受过伤了,我怕疼,在那里活得并不快乐……我宁愿死,我不会回去的,我……”子落还是要坚持,他不肯松口,即使心里有了动摇。子落不想拖累大家。


    “其实你是想回去了,想想若然,你不是要保护她吗?你觉得你继续这么活着,你还能撑多久?”奇奇反驳子落。


    “谁说我要保护她了,我一个人活着,活得很好!”子落避开两人的目光,说的很坚定。可心跳却开始加速。


    “她,她真的对你那么不重要吗?她一直在维护着你……知道么?你,你怎么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晓站了起来,愤愤不平。


    “我……”子落还想说什么。他想象着发生在若然身上的一切,猛地摇摇头,吐下两颗药丸。子落自言自语说这不会是真的,却又突然转头向奇奇问到:“若然她怎么了?”


    “你现在就回你的‘老巢’去吧!若然,若然把你这个‘人情’还完了……你知不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奇奇和晓显得很生气。奇奇顿了顿,让自己冷静下来:“若然现在已经失踪了,我们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子落站了起来,他觉得自己这次一定要回去,即使他很不愿意。但,至少这样对得起若然。


    (2)


    阿飞和小Q偷偷告诉奇奇他们,校方不同意子落返校——其实是老师不同意,他们怕子落沾染的不良习气被带进校园里。

    他们说得时候很小声,但子落还是听见了,子落没有点破,他已经很感激大家了。三年的情结,能为子落做这么多,子落已经很开心了。


    子落跟着晓和奇奇回到了家里,阿飞和小Q已经在门外等着了,子落开了门,众人走了进去,大家帮着子落开始收拾东西。说真的,子落也开始想家了,离开了好久,终于回到家中,子落觉得很温暖。


    以前的关于他的一切都要不见了,而现在子落回来了,去找回他的一切。


    这是父母回来了,看见众人在打扫着子落的房间,子落的爸爸向众人骂到:“你们这些人在干嘛!啊?在抢劫吗?”说着抢过几人的扫帚,狠狠地摔在地上。也把子落的心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阿飞走上前去,解释道:“叔叔阿姨,别误会,我们是来……”


    啪地一声,一记耳光打在阿飞脸上,“你是来干嘛的,啊?狐朋狗友,以为自己是谁啊?警察吗?还是法官?滚,都给我滚!”子落的父亲朝阿飞大喊。子落被吓到了,原以为自己能够顺利地回来的,可一句“狐朋狗友”彻底打破了子落的希望。


    阿飞狠狠盯了他一眼,转头对子落轻轻地说:“子落,今天我给你个面子!”然后便夺门而出,消失在楼道里。子落知道,以阿飞的脾气,早该动手了,阿飞为了他而选择了忍耐。子落也知道,他欠阿飞一个很大的人情,而且他和阿飞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子落想哭了。子落的心在颤动,他开始抽泣。


    晓急忙上前,还想挽回些什么,便对子落的妈妈说:“阿姨,你们误会了,这次来我们是想要……”话没说完,另一记耳光也扇了下来,晓捂着脸哭了。奇奇带着晓走了,小Q也走了——没回头看子落一眼。

    看着大家远走的背影,子落的心完全碎了。



    同学受到这样的待遇,子落很激动也很受伤。子落盯着父母,盯了好久——“我恨你们!”说着便摔门而出,把钥匙狠狠地扔在了地上。他要逃离,离开这个地方,把最后一丝留恋摔碎!子落身后传来几句恶狠狠的唾骂声。子落顾不得理睬他们了,也顾不得自己的心脏受不受得了,他要追回大家,跟大家说对不起。


    街上空空的,没有行人,只有微热的夏风。


    子落追不上了,大家都走了——可能是永远地走了,即使相遇,子落也再无法面对他们了,他欠大家的是在太深了。子落望着远方,跪了下来,捂着心脏,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子落跪在那儿,说着对不起,然后低头下头哭了起来——子落知道,以后的路他必须一个人走了,没有朋友,没有同学,甚至于若然也不见了!

    那一秒,子落的心忘记了跳动,但子落却没有感觉到。

    (3)


    子落想若然了,他不知道那群混混到底对若然做了什么——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满世界好像都没有了若然的身影——甚至于一个熟人也没有了,他知道大家都在刻意回避着自己。子落也不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他是个灾星,他只会给别人带去痛苦,子落所能做的就是远离大家,不再闯入别人的世界里去。


    他知道被伤害的感觉有多痛苦,他不想再让别人品尝这种滋味。


    子落不想再堕落了,却又回不去了。子落内心极度纠结,现在的他已经无路可走了。

    除了……

    十一

    (1)


    死!子落想到了死!除了死,还能怎么么样。他已经写不出东西了,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他什么都没了,子落想要结束这一切,用最极端的,也是最无奈的方法——跳楼。


    子落很害怕,他怕痛,他知道,从这么高的地方下去,会很快,会很痛,虽然一切都很快的,快到令人窒息。子落最害怕最后一刻的痛苦,他知道一下之后,他就将什么感觉也没有了。子落不想跳楼,可他连买毒药的钱也没有。


    子落来到了一座很高的楼前,他觉得这么高的楼,一定会死的。他一层一层地开始爬着——子落没有乘电梯,他想在死之前,再好好感受一下这个令他感到失望的世界的最后一丝美好,那唯一属于他的美好。

    几十层楼,子落时而跑,时而走,他觉得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真的好放松,无拘无束的——因为要死了,什么都不用担心了,也不允许再担心什么了。子落觉得要死就要坚决去死,想得太多了,死也会死的不幸福了——子落不允许自己再找个借口活着。


    已经到了18层了,再几层就是天台了,子落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来到这个地方,离天堂是那么那么的近,近到似乎就是个天堂。子落知道,这一跳,是赎罪的一跳,他对不起阿飞、对不起大家、对不去各位同学、对不起……若然。


    子落默默走到了楼顶,最后一节楼梯,他没有想很多,20多层的高度让子落累得不行了。子落绕着楼顶走着,他要选一个最繁华的方向跳下,好让大家都知道——他死了。

    (2)


    子落坐在外墙的边沿,深呼吸着,他想平静地跳下去,好好地感受下死亡的感觉,因为他没有第二次机会回味了。子落有些犹豫了,20多层是那么高,高得让子落喘不上气来。


    再看一眼月亮和下面的城市。子落想,这个地方,就要死在这个地方了。


    突然,背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你这个懦夫!”楼道口里突然传来的声音,好熟悉,真的好熟悉。


    “你死了,谁还能保护我……”说着,那声音开始哽咽,怒火瞬时化为了悲痛。那声音好熟悉,也好近——子落转身看看,是若然,若然就站在他的身后,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若然……”子落坐在屋檐上,看着若然,有些惊讶。

    若然掩面开始哭泣,若然抽泣着,全身颤抖着:“子落,你不要跳、不要跳啊!不要……不要离开我了”若然泣不成声,若然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想劝子落下来,可是她一哭,子落还会选择下来吗?若然绝望了,感觉就像子落是被自己害死的。

    若然不想子落死掉,更不愿看着子落死在她的面前,如果子落跳了,她,也会选择跳的。



    子落还是跳了。

    是往里面,不是往下面。这时,若然感觉到有一双手抱着她,是子落的手,没错!——子落选择了活着。若然抱着子落,紧紧地抱住,拉着子落的手。她不想让子落再离开一秒,即使要死,也和他一起死。


    “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子落被抱得很尴尬。


    “你以为我死了吗?我还活着,不像你!”若然不停拍打着子落。子落不反抗,他觉得莫名的温暖,若然说:“我不会死的,因为我知道你还活着!”


    “可我不知道啊,我以为你……所以就想和你一起死掉。”子落说的很有些羞涩,“到底发生了什么,别再让我担心了,我的心脏真的受不了了。”


    “我……我不想说,我怕你再离开我了,不要我了……”若然又哭了,把子落抱得更紧了。“那天,那天,我……”


    若然正要往下说,子落捂住了她的嘴:“嘘,别说了,忘掉吧……一切都过去了”子落不想再让若然回忆起那段灰色的记忆。


    若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被感动了,深深的感动。若然紧紧地抱着子落:“你以后,做,做个好孩子……好孩子……”若然已经说不出话来,她太激动了,有些辞不达意。


    “恩,恩,我一定做个好孩子,我答应你!”子落微笑着,看着若然,答道。

    过了好久好久,子落抱起若然,向楼下走去。


    ……


    子落把所有关于自己的一切都留在了高楼之上。

    (3)


    子落觉得自己想通了。


    虽然现在他回不了家,回不了学校,也不能再回到那些地方了……以后的路将会更难走,但子落不觉得这很难,他只觉得幸福,他要带着若然离开,他想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把十七年的经历忘得干干净净。就像那些隐士一样——古木青灯,粗茶淡饭;逍遥世外,了却凡生。

    十二

    (1)


    后来,若然回学校了,学费是子落挣的。若然原来的成绩不算低,只是在中考里发挥失常了。在西城中读了一年后转学进入M中就读。子落开始了自己的创作生涯,他依然继续着写稿,他要供若然上完高中、再上完大学……子落已经回不去了,他把希望全寄托在了若然的身上。子落拼命写着,没日没夜的,从前子落一直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而现在,子落对自己的生命充满了希望。

    又是一个夏天,高考要开始了。

    高考前那天晚上,若然寄宿在学校的旁边,她想子落了,自从复习起,若然就没见到子落了。子落在校内租了间宿舍,他说要给若然一个好的复习环境。

    若然觉得子落有什么在瞒着她,可是有什么好瞒的呢?若然不想了,和三年前的子落一样,她要全心全意地考试,她要上所好大学——若然不想让子落失望。


    “嘟嘟嘟……喂……”电话终于接通了,子落的声音显得很弱。


    “子落,明天就要考试了,我”若然又听见了子落的声音,有些激动,“我想你了……”说着,就要哭起来。


    “怎么哭了?明天,嗯哼……明天就要考试了,别想太多了……咳咳,”子落又开始咳嗽了,咳得让若然揪心,“别想太多了,快点睡了,考完了我带你去外面吃饭。”若然觉得子落在吐血,若然下决心要考好,她不想再让子落受累了——她知道子落的心受不了了。


    “我不要去外面吃饭,我要你给我煮饭吃……呜呜”若然哭了起来,这一刻,她有点想放弃了。


    “好吧,我,我给你煮饭吃,考完了,等考完了就给你煮……给你,煮……”子落的气息越来越弱,若然知道子落很累了。


    “那……我,我去睡了,再见。”若然觉得子落太累了,想睡了,她不想让子落更累。“嘟嘟嘟……嘟”电话里没了声,若然也收住了哭腔,不过就2天的考试,就2天,一切就都结束了。


    于是若然安心地睡下了。可她却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子落睡得好不好。

    (2)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好快,就两天,好慢,整整172800秒……一切都结束了。


    随着最后一道指示音消失在耳旁,高考终于结束了,整个考场沸腾了,充斥着尖叫和怒吼。若然没有想那么多,她拼命地往外跑着,就像子落一样地拼命。她要告诉子落,这次,她考得很好,没有遗憾,至少在考试中……


    站在校门口,若然四处看着,却没看见子落,若然看见奇奇、阿飞在一起,便急忙上前问子落的消息。

    这是,奇奇正看着手机,浏览着昨夜的信息。奇奇缓了口气,对若然说:“子落没事,只是刚做完手术在休息,你不要太紧张了。”


    若然点点头,显得有些惊讶,突然,若然转身快步向医院的方向跑去,她跑得那么快,阿飞都快追不上了。若然等不及了,她想见子落,就在现在……



    到了医院,透过玻璃窗,若然看见子落静静地躺在床上,身上满是管子,心疼得不得了。若然缓了口气,轻轻地走了进去,坐在子落身旁,静静地看着子落。然后转头,在奇奇耳旁轻声问道:“子落到底怎么了?手术费是……”


    “子落那天真的不行了……其实我也只是刚知道,手术费,好像,是他父母出的……”奇奇轻声回答。


    “他!”若然差点叫了出来,“他父母?他父母不是……”


    “其实子落不知道的是,他的父亲也不是他的生父,子落,子落是被收养的……”奇奇看着手机,淡淡地说道。奇奇回避着若然的目光,她知道这会比子落的眼神还要寒。


    “哦,原来是这样,那他的生父木呢?”若然追问着,这确实让若然小小地吃了一惊


    “这我就不知道了,好像是不想让子落知道,交完钱看了一下子落就走了……嘘,别问这么多了,子落要休息,你就安心地陪他吧!我,先走了……”奇奇起身要走,她想让若然和子落静静地待会儿。


    若然目送着奇奇离开,然后转头看着子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3)


    “按常理来说,一般病人会在麻醉失效后醒来,一般是在12至48小时之内……呃,不过不同病人不同情况,苏醒时间可能……可能会有所延长,48小时内病人如果没醒来,将来可能就……你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两天后,医生表情凝重地说到。


    若然看着床上的愈加消瘦的子落,心如刀绞。若然还记得,几个月前的子落还是那么充满活力的。半年前的那天,子落还陪着若然去街上买手机,两人逛遍了莫城大大小小的手机店,才买到了那架若然心仪的那款几乎脱销的新款手机。若然还记得,那天两人还在一起拍照,一起听音乐,两人背靠着背互相发着短信、你拍拍我我拍拍你……那时,一切都是那么地甜蜜,那么地幸福。一切还都记忆犹新,就好像子落还在身边一样。短信、照片、视频……什么还都在手机里,关于子落的一切若然都舍不得删去——就像子落一样。

    若然每次看到手机,感觉就像看到了子落一样,就在她身边,给她温暖和动力——也就是这样,若然才熬过了最痛苦的三个月……若然觉得子落不会就这样昏迷不醒的,因为子落说过要陪她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的,子落重来没有失约的,这次也会是一样的……


    若然就这样守在子落的身边,给子落讲着两人之间的短信、让子落看手机里的照片、逐一细数着俩人幸福的时刻……若然在子落的病床边,不知不觉地守了一个月,不离不弃。尽管现在的子落已被医生认定为植物人了,而且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了这个事实——除了若然。

    若然相信子落一定会醒来的。

    (4)


    那天,若然又守了一夜,困地在床边打起了盹。清晨,若然被人从睡梦中拍醒。


    若然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四下看看,没有别人:“子落,别吵了,我很困呢……”

    ……

    “嗯?子落……子落?子落!”

    楼主热帖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5-10-2 20:23
  • 签到天数: 282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9 22: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挑错啊……不现实的地方指出来,再帮我想下结尾,结尾很不满意
    谢谢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7-6 15:19
  • 签到天数: 40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0-11-29 22: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名字我嘎嘎喜欢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5-10-2 20:23
  • 签到天数: 282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9 22: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砂砂,木木需要帮助…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5-10-2 20:23
  • 签到天数: 282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9 22:3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秋悟婉华


        婉华,快帮我想想结尾…老师说太超现实了,我想要欧·亨利式的结尾,可想不到,木木想动用大家的创意…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5-10-2 20:23
  • 签到天数: 282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9 22:4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木木回来了,这次有事相求,就是木木写的小说,老师说要现实,结尾太超现实了。所以,1,请大家找出小说的语言错误;2,请大家指出文章的不现实之处;3,请大家帮木木想个合情合理,新颖独特的结尾。
    谢谢大家了,木木就拜托大家了!务必在周六之前提出建议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4-10-30 11: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0-11-30 10: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读了一遍,故事情节尚可,但存在很多弊病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5-10-2 20:23
  • 签到天数: 282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30 12:3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呃,我想加个心脏病作为线索,这样就解释得了了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5-10-2 20:23
  • 签到天数: 282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0-11-30 12:3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シ指间砂ヘ


        所以请你来看看啊…结尾要大改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5-12-17 20:02
  • 签到天数: 59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0-11-30 12: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返回顶部
    x

    扫此一码斯文扫地乎?

    GMT+8, 2018-5-20 23:52 , Processed in 0.175858 second(s), 77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10-201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