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5405|回复: 35

忘川(更到八)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1-6-7 00:10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5-9 15: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___迟暮 于 2018-5-16 12:34 编辑

    点评

    不知道什么原因 我最近进论坛老打不开 可能是铁通网络的缘故  发表于 2015-5-17 00:21
    楼主热帖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1-6-7 00:10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5-22 13: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剑灵(好难过,系统出问题了,写的东西都没了)

      “是么?“

      出剑,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拿出一柄剑的,宽阔古朴,复杂的纹路蔓延攀爬,伴着一阵清啸,拜月使目光变得比剑气更无坚不摧。

      撑开结界,大剑被挡在脸前分寸不入,孔雀清秀的面孔升起了一阵寒霜。她发现这一切就像一个设计好的圈套,本以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卷入一场恩怨纠葛在现在看来都是多么理所当然。清辉出鞘,顺着右腕转圈刺向拜月使胸口,已经如此,那便一步一步走下去。

      拜月使勾起一抹轻笑,大剑回挡,碰撞出一股剧烈的气浪,长发飞扬,食指在剑身点了三下,化作七柄大剑,以更加狂暴的速度反冲过去。

      “御剑术?你竟然会使仙家法诀?”清辉剑少了剑灵,无法与完整的仙剑争锋,挡开两剑,借力移向凤凰左侧。

      “你到底是谁?”

      “扬花,拜月。”大剑回身,再次幻化万千,衬着拜月使炽热的面庞,无可匹敌。

      “交出你手里的东西,我放你走,你的微末剑术,对我来说……”他的眼睛里像是燃起了火焰。

      “不值一提。”

      师父赠与自己的紫烟寒,怎么可能说交就交,以她倔强的性子,根本不懂低头服软。

      “杀了我,紫烟寒便是你的。”

      拜月使看着她,恍若透过她看到京城茫茫夜色。挥手,万千剑光轰然而至。

      凤凰在一旁笑的如诗如画,得意楼百年基业,过眼烟云。



      孔雀眼前虚空扭曲,化作气雾,拜月使强猛的剑气消失无影。凤鸣阁里无故多了一道身影。白衣,白得让人心里寂寞空旷,孔雀转身,再一次看到这个美到无与伦比的男子,眼里装着两鸿漆黑如墨的深渊。与拜月使的摧枯拉朽不同,他身上没有丝毫气息,像站在遥远的星空,只有一双眼睛里是撕扯万物的漩涡。

      拜月使同样盯着这个陌生的客人,沉默不语,手指敲打着坚硬的剑尾,毫不在意刚才被他风淡云轻抹去的攻击。眼底的火焰明灭闪烁。

      “哥哥……”

      孔雀跟拜月使同时呆滞的看着风华绝代的第一美人如同小姑娘一样扑在了慕白身上,满是依恋与欢喜。然后孔雀竟从慕白眼里看出了一丝柔和,‘这个人,也会为某个人温和起来’。

      “慕兰阿。”他轻轻呼喊,手掌抚摸着她的头发。

      原来,凤凰不是她的本名,她叫慕兰,与他同姓。孔雀站在他的身后,眼前的两人如此相像,宛若天人。

      “扬花就算拿到紫烟寒也不会成功,她,你不准碰。”慕白往前迈了一步,将孔雀两人堵在身后。

      “扬花与我之约,也要结束,他们的计划我不想参与,但答应的东西,我不能食言。你纵傲然于世,我也要带走紫烟寒。”

    拜月使眼里的火焰又剧烈燃烧起来。大剑在手中振荡不息,身后犹有千军万马嘶吼,双脚发力,像一支无坚不摧的箭,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大剑卷起一阵狂风,倏然刺去。

    慕白撑开五指,神色淡然。整个凤鸣阁空间就被他捏在了手中,大剑无匹的来势生生止住。拜月使脸色惨白,汹涌的内力瞬间凝固在体内停止运转。



    有些事情永远发生在意料之外,就像当初孔雀下昆仑山时鲜衣怒马恣意江湖的臆想,就像永夜的荒野上那一裘白衣,就像这个苍白的俊朗男子,还有身边笑靥如画的青楼女子。还有最后手中冰冷的紫烟寒。

    “哐当”

    清辉剑掉落发出悲鸣,拜月使震惊的看着跪在地上茫然无助的孔雀,胸口一片殷红,连接这慕兰指尖纤细的银丝。

    “不!”拜月使发出一声大吼,喷出一口鲜血,携着惊天一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斩向挡在身前的慕白,这是他如今最璀璨的一剑,刺破苍穹之势。

    慕白拉开面无表情的慕兰,神色落寞如秋,任由这一剑贯穿得意楼金碧辉煌的墙壁,眼里是倒映着孔雀深深的悲悯。

    “你不能夺走哥哥,他只能属于我一个人,我不管那颗是是非非的紫烟寒到底归谁,我只要哥哥。”

    慕兰颤抖着捏着慕白的手,惊慌失措。

    “你带着她走吧,用紫烟寒去扬花换一只雪域冰蚕。”

    风吹起了他的衣衫,眼底里的满是对这个尘世的厌倦。

    “疯子。”将孔雀抱起,消失在夜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1-6-7 00:10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5-10 13: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___迟暮 于 2015-5-15 23:02 编辑
    (三)慕白
    中原向来是富饶之地,孔雀低头看了看装在剑上的一颗淡紫色珍珠,这是临行前师傅送给自己的,紫泥海底的灵珠,趋吉避凶,遇难成祥,她给起了个漂亮的名字,叫紫烟寒。
    昆仑山上寂静空旷,站在长安城里熙来攘往、人声喧哗的热闹街道,茫然四顾。这里没人知道她是昆仑的剑仙,眼前的只是一个美丽的女子,惊才艳艳,纤尘不染,至于她腰间那把散发着清辉的佩剑,只是千金小姐的装饰品而已,谁也不信这纤柔文秀的女子真会用这把剑。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在昆仑玉竹洞前清越缥缈的箫声,那些上界的神鸟伴着箫声清吟高歌,声彻九天。它们张开金色的羽翼,荡开凝重的云雾,那些散开的细小水滴在阳光的映照下,聚成一弯幻彩的虹桥,久久不散,神鸟就在虹桥上起舞,舞到急处,金色的鸟与七彩的虹桥渐渐融为一体,目眩神迷的美丽。
    “姑娘,这么大热的天,要不要喝碗凉茶 解解暑气?”
    骤然想起的声音将她拉回眼前。抬头,这才发现已经走出那条喧嚣的街道,来到一个荒僻的小路,路边设着个毛竹搭成的小茶棚,一位皓首银须的老者坐在小茶棚里,含笑招呼。
      阳光炽热,孔雀却不在意,寒暑不侵是昆仑仙家最基本的修为。只是她不忍拂其美意,便进了茶棚,笑道。
      “老丈,来碗茶”。
    老人从铜壶里倒了碗凉茶递给她,打量着她一身纤尘不染的紫衣和清冷的佩剑,疑惑的道:“姑娘从哪里来,要到那到哪里去?”
      一时语塞,她本就是漫无目地的在寻找,怔了一会,她却反问老者。
      “若顺着这条路走,前面是什么地方?”
      “前面?”老者悚然,“姑娘,前面可去不得,是一片吃人的迷林。”
      “吃人的密林?这一带人烟稠密,怎么会有吃人的密林。”
    老者见她不信,更加着急。
    “二十年前,前行七十里本是一处富足的村镇,每月都会有几次到城里买卖交易,我这里也有镇里的不少人待过,只是某天突然就变了模样”。
      孔雀听的仔细,老者皱着眉头,心有余悸的继续说下去。
      “仅仅一夜时间,整个村镇就长满了黑色的苦棘树,外围全是剧毒的瘴气,镇子里无一生还,在外边过夜的男人,进去寻亲也再没回来过。”
    孔雀怔了片刻,掏出一小锭银子放在桌上,然后起身出了茶棚,老人在身后高声叮嘱:“姑娘,你可要早点回头啊!”
      偏僻的小路很快就到头了,前方是一片茂密的苦棘林,葱葱郁郁,路口不知名的黑色植株几人合抱粗,遮天蔽日,碧绿的瘴气弥漫四周,阴霾抑重,紫烟寒柔和的光芒将孔雀笼罩起来,笑了笑,向着这吃人的密林迈了进去。
      瘴气在紫烟寒的驱赶下向孔雀两边散开,空气不是特别好,皱了皱眉,加快了步子。
      几个时辰后苦棘树变得稀疏起来,孔雀眉头却没有舒展,清辉剑发出阵阵蜂鸣,剑无剑灵,灵性未失。夜幕也拉了下来,气氛变得诡异,苦棘间的幽深小道豁然开朗,露出二十年前小镇的残亘断壁,清辉剑尖锐的长啸,拔剑出鞘,指向废墟中冲出来速度极快似人非人的怪物,孔雀眼神清冷的像这荒村里寂寥的夜空,右手持剑,左手掐昆仑仙诀,在狂奔的怪物撞上结界的一瞬,剑光划破夜空,穿胸而过,高大的怪物化为飞灰散落在地,孔雀淡淡看了一眼,轻咦。苦棘树吸收了撒在上面的灰尘,长高了几许。
      回过头,脸色暗淡下去,残破不堪的镇子里密密麻麻的站立着数百只人形怪物,嘴巴里发出刺耳的嘶吼,仙剑没有剑灵只能发挥出一成威力,根本无法杀死这么多可怖的怪物,孔雀退了一步,想暂时离开这里,但却发现夜色阴沉,瘴气浓到近乎实质,紫烟寒的光芒被厚重的瘴气侵蚀的随时将要熄灭。没有任何退路。
      撑开结界,默念仙诀,在虚空中划出几道金色的印记,她要破釜沉舟,清辉散发出比刚才强烈几倍的剑光,她要在结界破碎之前使出如今的至强一击。一波波怪物发疯的往进撞,剑仙的固有结界碎开了一波一波的裂纹,嘴角滴滴鲜血滑落。最后一层防御轰然倒塌,像颗颗繁星碎了满地,巨大的剑气迎着黑压压狰狞的面孔横劈过去……
      “等等。”
      所有怪物像被施展的定身术,一动不动,剑光散尽。嘴角残留一丝血迹的孔雀向着声音的源头望了过去。
      一裘白衣似雪,他就静静的站在破旧的土碑之上,明媚的面孔让灰败的小镇废墟开出艳丽的花朵,孔雀觉得昆仑山上最绝美的歌姬都不敌他万中一分,这般俊美的男子,偏偏就在荒唐的密林里出现。
      男子抬了抬手,一个动作,风华绝代。指尖荡开了一圈圈涟漪,指向满地姿态各异的怪物,燃起了黑色的火焰,呼吸间于夜色间散去。想做了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飞身而起,鹤一般优雅。孔雀这才看到他的眼睛,漆黑如墨,所有东西都入不了他的眼,却偏偏像是要把所有东西撕扯进去。
      “为何救我。”终究要开口问他。
    “我只是杀了该杀的。”男子的声音冷的像冰,回头注视着孔雀,她就突然慌了神,想起了这一生见过最美好的东西。风掠过衣角,露出他挺拔修长的身躯,漆黑的瞳孔里慢慢升起了金色的光。
      “我知道你,昆仑剑仙。但你不是你,你是孔雀大明王。”
      孔雀脸色苍白万分,强撑着刚才那一剑的反噬,终于看懂了眼前的人。
      “你不会从我身上找到孔雀翎的,这是命。”
    剧烈的疼痛令她额头爬满了细密的汗珠,捏紧了紫烟寒,倔强的盯着这个世间最强大的男子。这是她出生时便有的使命,与他息息相关。
    在尘世行走了无数个岁月的九尾妖狐,慕白。
    (四)扬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评分

    参与人数 1 +100 收起 理由
    2836548594 + 10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5-17 22: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简直是遍地开花的悬念大集合,每一处都有责任对读者交待清楚,好难写的感觉。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1-6-7 00:10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5-15 23: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扬花(周六周天更新,欢迎拍砖指导)
      京城夜间向来流光四溢,舞榭歌台。商贾大把的银票洒在中原这颗巨大的心脏上,烟波浩渺的护城河倒映出城内颓败的纸醉金迷。
      得意楼,因来客满意而归得名,京城最奢华的销金窟、最醇的美酒与最美的美人,寻常江湖浪人望而兴叹,一般达官显贵也止步门前。整个得意楼高三层,由西域巧匠用金丝木搭建而成,每个枢纽严丝合缝,通体犹如黄金浇筑,耀眼夺目。桃花镇温润淡雅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得意楼里醉生梦死的商客鼻尖,各地佳丽身着天水绿凌衫在一层雕花的看台上伴着琴女的曲子扭动着勾魂夺魄的舞姿,眼波似水,妩媚多情。
      二层名花前月下,是巨商与宠臣风花雪月的温柔乡,透过特殊的建筑手法与采光技巧,对于下层景色一览无余,胸前依偎着一个个绝色女子,窗外是京师一轮明亮柔情的弯月,久居高位的欲望在这酒池肉林中被放大到如同一只狰狞的野兽。
      什么时候门口就多了一道身影。黑色的夜行衣与得意楼的一切格格不入,步态缓慢从门口穿过大厅沿着木梯行至花前月下,来人脸遮在大氅下,多少人脸色醉熏未曾留意,东南角有一个肥硕的胖子,眯着眼抬头看了看三层仙风道骨的三个金边大字:凤鸣阁。与底下的奢华糜腐不同,凤鸣阁仅有一位女子居住,号称天下第一的美人,只接天下第一的客人。今晚,凤鸣阁的灯亮起来了,十年间的第二次亮灯,究竟为谁?十年前的夜晚,来过一名男子,提着一壶老酒,待了半个时辰,破窗而去。
      身披黑氅的人不紧不慢的踏在通往凤鸣阁的台阶上,然后就从上空洒落大片的粉红色花瓣,肥硕的胖子咂了咂嘴,兴趣盎然的盯着漫天的花瓣与这个安静的神秘人。阁内传出清脆跳动的琵琶声和着黑衣人的脚步,全场人这才抬起了头,吃惊的盯着这个突然站在凤鸣阁门前的人,黑衣人顿了下步,继续上前。
      昆仑仙诀对于治愈内伤有奇效,孔雀自前日在荒野的惊心动魄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身负白衣的男子。华灯初上,与下山前景色截然不同,更加厚重丰富的烟火气息,来返往回的路人在夜色中渐隐渐出,从昆仑山上带下来的清雅脱俗让在世间奔波生存的凡人耳目一新。
      “姑娘,这么晚为何一个人在街上行走,偌大的京城鱼龙混杂也不安全,不如同我结伴而行,也好照应。”
      眼前一位手持折扇含笑而立的男子。孔雀皱了下眉,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人在凡尘中游荡,下了昆仑山就注定孤身寻找自己该去完成和终结的使命。
      两旁平民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脸色怪诞的折扇男子,孔雀稍有歉意,微微一笑,才听到两边围观人群的窃窃私语。
      “还有人不把赵家公子放在眼里,赵家可是京城的大户。”
      “哎,这般清秀漂亮的姑娘,又要遭罪了。”
      孔雀愣了下,打量起来满身富贵气的赵公子。
      “深厚的家蕴就带给了你这份毫无礼节的盛气凌人么?”
      看着孔雀明媚动人的面孔,男子阴沉的表情一闪即逝,依旧文质彬彬,神采飞扬。
      “姑娘,你可能稍有误会……”
      孔雀砖头看向远处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紫烟寒揉在手中冰冷刺骨。
      “妖气?”
      默念乘风决,摆脱众人,急逝而去。赵家公子气急败坏的声音在风中飘远。
      黑衣人伸手推开了凤鸣阁小巧精致的嵌金紫杉木门,里边的陈设却及其简单,一桌,一椅,一张干净的小木床。桌上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茗茶,女子有这一头好看的长发垂泻在腰间,眸子装满了慵懒与妩媚,让人平白生出一股无力怠倦,额头至鼻侧的一笔一划完美无暇,眼神顾盼流离间又多了一丝佼洁,无以言表,无法移视。
      女子倚在床边慢慢站起来,身上是一件绣满了鲜红色牡丹的拖地长裙,一步一步令人心神摇曳,颠倒众生。
      “我知道你是‘扬花’的拜月使,小女子这粗俗的一亩三分薄地里不知是谁不开眼得罪了您这尊大神?”
      黑衣人拉下了遮在头上的帽子,露出一张男子俊朗的脸,跟之前的神秘全然不同,脸上挂满了灿烂的微笑,温润如玉,如沐春风。谁会把这样一位朝阳般温暖的男子联想到是中原诡异莫测的杀手组织扬花的拜月使。
      “传闻凤鸣阁凤凰美色倾国倾城,没想到更是一位见多识广的奇女子,小小青楼之中竟然卧虎藏龙。不过得意楼中,没有我要的人,我找的人,正在路上。”
      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
      凤凰撇了一眼这个举止洒脱的人,轻笑一声,这样的男子容易让人产生好感,江湖人闻风丧胆的扬花,可真是一个令她满怀期待的地方。
      “听说扬花四大使各有一位称为影侍的司手,拜月使今天又带了哪位过来?”
      司手是将生命完全交给四大使的人,暗杀术绝顶。四大使出手时,他们潜守暗中,一击致命,或者失手时牺牲自己,护主安全。凤凰将窗户拉开一个小缝,手指纤长,柔若无骨。
      拜月使盯着这个令京城所有人心潮澎湃的女人,走到跟前抬手滑过凤凰如瀑的长发,眼神耐人寻味。
      “你知不知道,清风、修竹、紫罗、拜月四大使中,只有拜月使没有司手,杀人这种罪孽深重的事,一个人承担就够了。”
      他眼中的明媚慢慢消散,与方才的温暖如阳判若两人,像一把出鞘的剑,气势如虹,锋利无边。凤凰笑的越加动人。
      “你要杀的人,来了。”
      孔雀一路被冲天的酒气熏的眉头紧锁,昆仑山上也有酒,可绝不是这种作呕的气息,很多油头粉的醉鬼对这个清新脱俗的姑娘不断毛手骚扰,脾气再好也终究忍不住出手,从一层到三层闹得天翻地覆。十年光景,第一次凤鸣阁的大门被一位姑娘一脚踹开。
      凤凰与拜月使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冲进来的是一个这般鲁莽又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娘,眉间隐着几分浩然正气。拜月使收起了刚才舍我其谁的气势。坐在椅子上,诧异的盯着孔雀看。
      她有些狼狈,没去多余理会旁边这个火焰一般热烈的男子。紫烟寒升起了蓝色的雾气,愈演愈烈。凤凰沉默的注视着孔雀手中翻腾变幻的紫烟寒。
      “你是妖,不该在人群熙攘的地方出现。”
      昆仑山上带下来的大义凛然,让她无意识间就挡在了拜月使的身前。
      “你这小姑娘,青白不分,偌大的世间,但凡生命皆有存在的意义,兽妖得道更为不易,你初入尘世,这正邪之间本就是一滩浑浊的污水。”
      凤凰顿了一下,转身面向拜月使,嘴角牵起一丝笑意。长长的拖地裙上艳丽的牡丹像是要活过来。
      “而且,你貌似站错对了,你需要面对的人,在这儿。”
      孔雀被这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她的确只是凭着紫烟寒的灵性去辨别人妖之分,昆仑山上没有妖,而这一路坎坷羁绊让她烦躁不堪,顺着凤凰抬手所指,她再次把目光挪到这个坐在椅子上大咧咧的男人。自己终究入世太浅,分不清黑白。
      “我要的是你手里那颗漂亮的珠子,这就是扬花让我来的目的。”
    (五)剑灵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1-6-7 00:10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5-18 16: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海上蔷薇 发表于 2015-5-17 22:46
    简直是遍地开花的悬念大集合,每一处都有责任对读者交待清楚,好难写的感觉。

    开了一个天大的头,,,,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3-6-17 06:16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5-23 20: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已推到此章

    点评

    以后不推平台了么,,  发表于 2015-5-24 00:3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3-6-17 06:16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5-30 20: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推的只是怕推重复了标记下推到那里了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1-6-7 00:10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6-7 14: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六)遥途(估计下一章很快出来)
    灯火辉煌,夜空被渲染的美丽凄迷。
    拜月使抱着昏迷的孔雀在夜色里疾驶,他的手捂住她的胸口,鲜血顺着指缝流淌,浑身颤抖。孔雀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一心要夺走紫烟寒的男人却最终救了她,而她那么期待见到的人,那个流落的凡世的神祗,又深深在她心里划开一道深渊,装满了一望无际的悲痛。
    “你不要睡着阿孔雀,我们马上就到扬花,你就快得救了。”
    “你不要哭,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睁开眼睛帮我看路,千万别睡”
    孔雀又再一次看到了飞翔在昆仑山上的神鸟,看到了师父白发苍苍,看到自己刚下山时就如同初入江湖鲜衣怒马的少年,又看到失魂落魄的拜月使在耳边轻语。
    “昆仑山上有天一阁,武学秘籍,经纶典故,收藏丰富。孰不知这天一阁原名是取自谪华仙人爱徒李天一。孔雀,师父还好么?”
    六十年前,蛮夷入侵,京师岌岌可危,平野将军向昆仑仙山求助,谪华仙人派当时风华正茂的李天一下山,为时三年,一柄伏魔剑力战蛮夷十大高手,传为佳话。而后不知名原因便再也没有回到昆仑山,消失凡尘。
    浑浑噩噩中孔雀是听到了这些话的,捏紧了这位素未蒙面的师兄的衣衫,突然感觉有了昆仑山上安心的味道,她不知道什么是扬花,不知道为什么天一会隐姓埋名成为杀手,也不懂明明刚开始他就知道自己与他同属一脉却还是要拔剑相向。但她知道,昆仑山上的浩然正气果真不适合一个杀手,想到此处,嘴角牵起了一抹微笑,沉沉睡去。师兄的当年的选择自然有他不为人知的隐秘。
    “师兄啊,其实师父才是最想问问你,这些年,你到底过的怎么样?
    疾驶的脚步突然停了一下,孔雀已经没有力气抬头看看这个俊朗如星的男子脸上深深的黯然。
        远去京城,南行一百里,人烟稀少,数个时辰的不停奔波,拜月使的脸上露出一丝倦意,天色微亮。一路上,每隔半个时辰都要给孔雀输送真气,护住心脉,饶是这样她身上的温度还是越来越低,清秀的面孔上没有丝毫血色。此处又逢密林,速度也得降下来,扬花名震天下的杀手组织,大本营自然隐秘难寻,过了这片荒郊野岭就到了落霞山,顾名思义,落霞山巅黄昏的景色壮美如烟,浩渺万里。扬花便是在这落霞山后,以一种恶毒的阵法护住山门,而破阵的方法也只有扬花四大护法之上才知道,寻常弟子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其中,流落四方,以各个城中据点进行联络。



    拜月使拿准了扬花门主对紫烟寒的渴求,才冒险带孔雀试上一试,他本是打算暂且不与孔雀相认,扬花这趟浑水里他任何一个举动都可能发生不可预料的后果。

    身子向前加速,一支羽箭擦肩而过,没入一棵绿木里,阵阵嗡鸣。

    来者是位女子,粉白黛黑,明眸皓齿。拜月使笑了笑。

    “紫罗,好久不见。”

    女子身后又走出两位男子,慕兰口中的清风、修竹、紫罗扬花四大使齐齐现身。

    “拜月,我们奉命而来,交出紫烟寒,你从此离开扬花,再无瓜葛。”

    看了看这三位扬花的绝顶高手,源源不断的将真气输入孔雀体内,果然以门主的性格是不会这么简简单单让自己回去的。

    “紫烟寒我必须得亲自交予门主,我师妹危在旦夕,只有雪域冰蚕能救她一命。”

    手持一把古怪曲弓的男子盯着拜月怀中气若游丝的孔雀,眼神迷离。

    “如此的话,你还是不能过去,你若执意,我们只得杀了你,再拿走紫烟寒,那样,你身边重伤的姑娘便再无生机。”

    拜月使轻轻将孔雀放到地上,拿出古朴的伏魔剑。眼中再次燃起了熊熊火光,舍我其谁的气势又一次回到了他的身上。

    “这些年里我们虽无深交,但同属一门,今日我重伤在身接你们一招,我若死了,你们拿走紫烟寒,若我侥幸存活,你们不再阻拦,让我去见门主。”

    顿了顿,像是做了什么决定。

    “当我求你们。”

    他那么骄傲的人,何时这般低声下气求过别人,可他更怕的是失去这个昆仑山上唯一的师妹,他曾经已经丢掉了昆仑仙山的尊严,不想再背负着悔恨苦痛一生。

    “好,我们答应。”

    紫罗点了点头,不顾其他人阴沉的脸色。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前天 17:49
  • 签到天数: 73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6-11 23:4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读者问我  忘川 几时推啊……  

    如果可能的话 加快点速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GMT+8, 2024-7-25 07:42 , Processed in 0.062251 second(s), 29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09-2020

    广州入户 达穗人力资源(广州)有限公司 达穗建筑咨询(广州)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