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原创
原创
学海
学海
互动
互动
总共2262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400|回复: 0

[武侠] 海棠酒满/小乙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4-12 12:16
  • 签到天数: 1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7-6-28 02: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既来之 何不安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本帖最后由 小乙vagrant 于 2017-6-28 02:28 编辑

    “哎呦!别挤,别挤……”一群穿着旧式制袍的汉子相互推拿着,陈旧的木门一下子被推开,一下子如落地的荔枝,一个两个的滚翻在地。床上正在那啥的男子一拉被子,就像乌云压顶一般盖过。
    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门还是敞着,原本闹腾的小院顿时静若寒蝉。一个衣裳不整的女子,扭着比水桶还粗的腰,双手插腰,霸气十足的数落着:“你们这群没出息的东西……一个,两个的别走啊,要是还有下次,见一个逮一个,逮一个榨干一个……”
    她身后屋子里床上的瘦小男子,一惊,立马跳下床蹑手蹑脚的穿好被扯落一半的制袍,趁着女子蹭蹭蹭的冲出去推开窗子,逃之夭夭。
    女子骂完一转身,只见床上空淡淡的,不由跳脚!谩骂道:
    “好啊!合着都是一伙的。成,明天再算,都说本将军治军不严……”
    “人生真的是寂寞啊”!陈瑜提枪刚走过城墙,刚被拉上的窗口一下子推开,飞出来一只比一般男子还大的靴子,不偏不倚正砸中陈瑜的脸颊。
    “陈瑜你个小子寂寞就去找个小姑凉啊,在城墙上晃荡啥!”过了一会,可能是说的人细作思量,改口道“你要是乱来,负了我小妹,看我不把你大卸八块然后再丢到沙漠里喂狼……”
    陈瑜摸了摸脸颊,擦了擦黄沙,拾起掉落在石板上的靴子。有些无奈,心里更是憋屈,有道是
    无惧女子不识字,只怕女子不讲理
    ……
    天地合,一片的苍茫
    “陈校尉!”站在城墙上的士卒点了点头,喊了一声。陈瑜照例的巡查完,顺着那屹立千百年的城墙,望向城门,从丝绸之路而归的商队鱼贯而入,其中一辆马车上男子微微的挪了挪身子,弓着,样子古怪,却是让倚在他身上的女子睡得更加的舒适。
    “嗯”陈瑜应了一声,直到城门慢慢的被拉上,手里的长枪换成酒碗,捧着的酒碗一碗接一碗,二十一碗之后,海棠的香气飘荡开来。模模糊糊间看见了黄灿灿的海滩,一顷碧波,远远的,远远的滚来……
    再一看,只是自己手中酒碗里的海棠酒在荡漾着,似有道影子却有不大清晰。
    “都尉,这已经是最后一坛了!”说着酒馆的老板拿着酒坛过来,换走了桌上的空坛。
    “老吴,你说我们这种人谁还会惦记着?”陈瑜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一将功成万骨枯,谁会惦记着,天晓得嘞!不过总归是有人比你想象中更加的惦记着你呢,莫要辜负,人生最不可的就是辜负,于人于己”佝偻的酒馆老板,一摇一晃的提着酒坛子迈过门槛。消失在灯光下
    “辜负?错负?都挺傻”陈瑜喃喃,越是想却越记不得她的模样。只记得有人等在那头,可是满碗的海棠酒,照不出她的样子
    ……
    天有疏,月有缺。
    流水小榭,阁楼玉宇,一体态如柳,风姿绰约的文静少女,一手轻捏衣袂,柳眉轻颦,明眸流波,望着天空怔怔出神,不时口里叨叨三个月,五个月……。
    “小姐,该睡了!”身后的百转走廊里冒出一青衣女子,掌灯而来。少女没有转身,只是细如蚊声道
    :
    “小雨,陈瑜已经去边塞多久了?”
    “已有七,八个月了吧!”青衣女子应声,少女不由急道:“不是五,六个月吗?”
    “小姐,你是糊涂了,陈公子是惊蛰走的,现在已经寒露啦。再说,小姐是思念陈公子成疯了不成,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日了”青衣女子不由打趣
    “小姐该睡了!夜里有些冷,你要是着凉了,老爷还不扒了我的皮,奴婢不敢再想啦。好小姐,你就当行行好……”
    青衣女子半推半就的将少女送到走廊深处……
    ……
    陈瑜捧着酒碗,头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模模糊糊,一道纤细的身影缓缓而来
    ……
    夕阳如血,天空一片的暗红,几只寒鸦蹲在老树上啼鸣。
    昔日偶带风沙的城墙上,到处七横八竖的躺着尸体,残断的旗帜,鲜血似水,涓涓的从墙缝流淌而下,染红了墙角的黄沙。
    战鼓的号角已经吹响,城外的黄沙中密密麻麻的簇拥着蛮子。像是中间被劈开一道,慢慢的让开,冲出一骑高喊。
    “陈瑜!敢出来一战?”
    陈瑜,折断下肋的箭。缓缓的解下别在腰间的酒囊,拔掉塞子,抬起一股脑的灌。
    浓郁的海棠芬芳,想要割裂喉咙的劲道……
    夕阳余晖中,清澈间一道纤细的身影,文文静静的,柳眉轻颦,明眸流波……
    一夹马匹,白衣银枪,一碗海棠酒
    ……
    温怡轻轻的取出酒坛,慢慢的倒,满满的海棠飘香。一旁的青衣女子大声叫到“小姐酒蛮了!酒满了!”文静少女不由蹙眉“小雨”……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返回顶部
    x

    扫此一码斯文扫地乎?

    GMT+8, 2018-5-27 07:46 , Processed in 0.112972 second(s), 39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10-201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