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原创
原创
学海
学海
互动
互动
总共2277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132|回复: 2

[言情] 第三十八个夏至——不见有情/小乙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5-28 20:09
  • 签到天数: 20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8-4-11 03: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既来之 何不安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本帖最后由 小乙vagrant 于 2018-4-11 03:19 编辑

    江南无所赠,聊赠一枝春
    清明刚过,本是烟雨蒙蒙却不复以往,绕是清明当天也是早上晴朗,下午匆匆几点,敷衍得很。杨柳依依,白墙黑瓦,无名出墙的红花开得娇艳无比,姹紫嫣红的轻轻倒映在碧水之上,随着河上舟女的吴侬软语越荡越远…
    突然,一阵嘈杂声越来越近,夹杂着东西掉落的声音,日本人的声音和尖叫声,枪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在隔街仓皇而逃。
    听到声响的一个女子连忙推开舱门,望向山塘街,她知道是从山塘街传来的,因为山塘街自古以来都是那么热闹啊。
    夏子兮还探着身子,船尾猛然的下坠,伴随着一声尖叫。
    “小雨……”夏子兮马上关上舱门,左摇右晃的走向船尾,只看到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捂着肚子,小雨已经吓得花容失色,忘了撑船。夏子兮望着西服男子,边去扶边对着撑船女子道:
    “快走……”
    船舱内夏子兮看着这个不速之客,头发干净,五官俊美,愈看愈觉得俊俏,不由有些脸红,都这个时候还在意人家的样貌。缓过神来,才急切的问道:
    “你伤的重不重?”
    “还好……”西服男子随口回了一句,便闭目眼神,总算可以逃脱了,这次任务勉勉强强的完成,想到明日的报纸上日本上将被暗杀,嘴角就不由上扬。可是,闭眼不大一分钟,船就已经停了,原本松懈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了。轻轻道:
    “日本人?”
    久久不见对面面容姣好,肌肤胜雪的女子回声,只见那女子有点脸红道:
    “我们到了!!!”
    “你们害死我了……”说完话,晨风连忙取出手枪,然后熟练的检查弹夹。再闭眼,等待着最后一次的拼命。本来他是可以寻求家里人帮助的,但是这种秘密行动又怎么能泄露呢。
    “我们的船可以借你呀!”夏子兮不由急道,说完便觉得有些好笑,这本是师哥给她游玩的,又不是码头那种有发动机的货船。
    “姑娘以为这船我能摇出去多远?”本来就没报什么希望,期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在训练营的时候教官就说每一次的任务都要当作最后一次任务,看来这些年的顺利已经让自己有些飘了。
    只听到外面的女孩已经找到人过来了,还没等人进来,晨风就已经一手握着夏子兮的肩膀,拿枪的手指着她的头,往船头退去靠在舱门上,准备随时踹开舱门。夏子兮不可思议的望着晨风,小脸有些苍白。
    然后探进来支枪,身穿青衣的男子也是拿着手枪走了进来,才半支脚踏进来就边:
    “别伤害兮小姐”
    正当两人准备同时开枪之时,青衣男子连忙收回了枪,摘下帽子,对着西服男子鞠躬“风少爷”。西服男子也放下了手枪,然后暼向青衣男子,洒脱一笑“小武子”。
    夏子兮和后钻进来的小雨两人愣在当场,原来他们认识啊,收刮着脑海里的记忆却丝毫找不到与之相关的人。
    顷刻之间小武已经扶着晨风要出船舱,可是当到船舱晨风却一手抓住了舱门,不愿意出去了。青衣卫本是易家亲卫,但是现在已经是某个人的了,他清清楚楚的记得父亲在给自己的信件上说。
    “少爷你这是”小武一脸不解。晨风摇了摇头,有些惋惜道:
    “小武,你的心意我领了。我们就此别过,别忘了跟我爹打声招呼”说着退回船舱。
    嘈杂声越来越近,夏子兮急了,没等小武再问已经拉着易晨风往前走了,力气其大。小武在后推着,管他呢。人死什么都没了,活着总是不坏。
    …………
    镜子里的易晨风一脸的不愿意,就像死了爹娘一样。双手被小武反扣着,夏子兮弯着身子,聚精会神的给他画脸。
    雪白的戏裳有些富余,那雪白的娇躯裹在里更加的娇小玲珑,螓首蛾眉,头发用了做旧的木簪弄了个髻,白中透着淡淡的桃红就像是一朵盛开在雪地里的桃花……等到夏子兮画完了才发现易晨风一直盯着自己看,感觉有些发晕,不忘轻起红唇道:
    “你会唱玉簪记吗?”
    “不会”!想着好歹人家也是帮自己的,语气柔软了下来“没唱过,只是听过好多次”心里暗自诽腹小时候老头子喜欢听昆剧,如果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那么从小听到大,专业倒谈不上,不至于不会唱。
    “那你唱个试试……”
    “:此乃雉朝飞也,君方盛年,何故弹此无妻之曲?”
    ……
    日本人来的时候,两人已经上台表演了,又正巧杨萧易赶了回来。由于忌惮于杨,萧,易三家在苏州的影响,日本人只是随便的查看了下便退走
    一同而来的副官,却在走时献媚道:
    “今晚,我在松鹤楼摆宴,还请易爷赏脸,共商大计……”
    然后转过头去的时候,用眼瞄了瞄夏子兮的衣柜。杨萧易冷笑道:
    “不必了!”
    刚转过头去的副官,突然又转回来,手做枪式对着杨萧易轻轻一扬。然后不缓不急的道:
    “晚上见!呵呵呵”
    只见杨萧易走向夏子兮的衣柜,中途不小心挂到了道具,衣角被撕了下来,阴沉着脸嘀咕一声“晦气
    衣柜的一角的旗袍里再塞了衣物,衣物上血迹未干……
    ……

    楼主热帖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6 天前
  • 签到天数: 20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4-17 13: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给顶起!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返回顶部
    x

    扫此一码斯文扫地乎?

    GMT+8, 2018-7-19 19:14 , Processed in 0.190308 second(s), 47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10-201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