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原创
原创
学海
学海
互动
互动
总共2324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342|回复: 3

[都市] S纪元年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2 18:56
  • 签到天数: 22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8-5-28 20: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既来之 何不安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第二章  我要告诉叶阿姨,你欺负她孩子
    走进门去是一个不过十米的天井,天井连着一幢房,另一边尽头是连着耳房的后门。门上青瓦乌黑发白,在泥瓦相衔的地方长满青草。瓦片与瓦片之间冒着不知名的花,当地习惯叫观音指甲。
    耳房两层两间,一间堆放着柴木和锄头,簸箕等农用工具,一间做饭吃饭的地方,没有楼板,只是象征性的用细竹铺上绳子扎好,日积月累的也就黑漆漆的。
    炤台上还冒着热气,炤前有个火盆,盆的两边用红砖搭起两根贴条便成一个架子,架子上有一铁锅,锅里还冒着泡,咕嘟咕嘟的。桌上摆着菜,一盘生皮,一碗蘸酱,一碟青菜,一碗猪脚炖萝卜汤。还没落座,男孩便已经伸手抓起大骨头啃了起来,腮帮子鼓鼓的,活像一只饿死鬼。男子不由翻白眼,中年妇女笑眯眯的看着小男孩,还不停的往他小碗里夹。不忘叮嘱道:
    “小乙,慢点吃,别烫着”
    男孩口齿不清道“知道啦”
    杨逸青觉得就是溺爱呀,毫不客气的从小男孩的碗里拿肉,小男孩愣住了,还有这操作,中年妇女的筷子头狠狠地挥了过来。杨逸青眼疾手快,肉没来得及又掉回碗里,男孩不忘向着他咧嘴一笑,对不起没得逞,天理都在这边。旁边的女子再也看不下去了,伸脚就踩,一脚踩到他,杨逸青不可思议的吃痛,女子鄙视道“吃饭”
    杨逸青仰天长叹一声“唉”
    小家伙吃得差不多,中年妇女才吃了一点,其实也没多少,只是必须要吃一样,仅此而已。
    可气的是小家伙吃完了,可能吃饱喝足好睡觉,安安静静的窝在女子的怀里,对着杨逸青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还不忘打个饱嗝。
    “青儿,你去喂一下牲口”小憩一会后,中年妇女开始忙碌的收拾残局。
    杨逸青道“好的”
    女子要放下男孩帮忙收拾,被中年妇女制止住了,小男孩瞪大眼睛道“阿麻,你还没有教训杨逸青呢”?
    提着胶桶的杨逸青愣住了,女子抿嘴一笑,中年妇女更是没想到小家伙会这么记仇,莞尔道“你看这不是已经教训他了吗,让他喂猪喂牛”
    小男孩一脸的震惊,就这样,大失所望,平常他不都要做?咕呶道:
    “我还以为打他呢”
    大伙都逗乐了,男孩扭身挣脱了女子的怀抱,蹦蹦跳跳的跑出了门。传来一声
    “我去三舅爷家玩了”
    “路上小心点,路滑,别那么急”中年妇女和女子异口同声道。杨逸青三舅家刚好有个差不多大的小家伙,连上学也是一起的。
    弱肉强食恒古不变的道理,就像被喂食的猪也长得高矮胖瘦。杨逸青百般无聊的拿着竹棍监督着猪的进食,一边早已思绪万千。这几天总是眼皮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那双眼跳呢?是财是灾?女子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身边,斜倚着栏杆看着拼命抢吃的猪,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即使往前回顾二十年,也绝不可能,站在这里却是真的。
    女子轻轻道“还记得,刚来的时候,对这些都很新奇。对猪的理解始终停留在红烧肉和宠物之间,没有想过会是这样子的。”
    你给它们喂食,久而久之只要一声响,就是咳嗽,它们都会知道是你,打开门栏一叫,所有的猪都会蜂拥而至。
    杨逸青笑道“那现在呢?”
    叶箐稍微想了想道“也就那样呀!不过感觉空白的记忆一下子活了过来”。
    杨逸青笑笑,八九年了,不由感慨道“长大了”。
    八九年,人生能有几个八九年啊,从头到尾不过弹指一挥间。说快不快,慢也不慢,只剩一堆乱七八糟的记忆,可能开心,可能快乐,可能伤心……。
    刚来的时候,没过多久还是会想家啊!对着青砖青瓦,第一眼就傻了。心里默默地问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这么些年过去了,又觉得所有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能够重新来过,叶箐想大概还会是这样子。
    叶箐叹道“是长大了”
    杨逸青明目张胆的看着叶箐,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嘴里嘀咕“都长大了”。叶箐霎时感觉一冷,好像被什么穿透过凉嗖嗖的,不解道“什么?”
    杨逸青咳道“嗯,都长大了”
    叶箐晃过神来,才明白什么意思,不由耳根发热,举着粉拳就向他砸去。就像是雪中绽开的桃花,很是鲜艳,挺动人。
    ————
    镇上吃过饭问了老板,才知道原来还没到。还得下国道沿着乡道向东边开两公里左右,叶伟实在没脾气了,只求大姐别那么犟,回头一定每逢初一十五去大觉寺烧香。问题来了,大姐离家的时候他还在上学,都说女大十八变,这简直就是茫茫人海捞针啊。那次是出意外,可是大姐也没有提起姐夫,提起姐夫的时候被老妈一棍子打死,连姐夫是哪里人,家住何方一无所知。
    爷爷奶奶犟,老妈犟,还好老头子谦和,也是唯一和大姐联系的,从老头子那得到大姐过得蛮好,有了个男孩,一时心软才说出名不经传的小村,说是有时间可以来玩。
    烈日当头,感觉不到半点的温暖,风一扯便彻骨。只是云美,近代史上一个作家有专门写过这里的云,极美,就像是有仙人以天为田,生生的将云犁好,一行一行的,一笼一笼的,只待播种。
    云的尽头是青山,高一点的山头隐藏在云里,低一点的裹上银装,层次分明,美不胜收。
    一路进去,路过村庄,路过一个红砖厂,穿过梯田和松林,再经过一条小溪便来到终点了。
    道路崎岖,好在天气不错功夫不负有心人,车队最后停在手机里老头子发过来的地址上。村子是一个四五十户人家的小村,看着外来的车子,本以为会顺着道路开进去,突然停下,蹲坐在村头闲聊的村民一下子望了过了。
    叶伟刚下来,所有人都下来了,清一色的西装革履带墨镜。
    这一惊,闲聊的村民潮水般的散去,顿时无影无踪。叶伟一脸的无奈,转身一看也吓了一跳,怪不得都走了。
    经销店的老头巍巍峨峨的拉上铁门,只剩一群孩子在空旷的篮球场上打雪仗,左右各一队,效仿沙场对垒,雄赳赳,气昂昂,乱哄哄的,雪球更是满天飞。
    叶伟呆住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怕生。怎么问啊,难。孩子们玩得起劲,一个美丽的弧度,雪球不偏不倚的砸中叶伟。
    孩子们顿时安静下来了,一个挂着鼻涕虫红色羽绒服小孩被同伴推了一下,小孩笑嘻嘻喊了一声“对不起,叔叔”然后又转过去继续玩。
    叔叔,叶伟摸着脸,好老?明明才二十出头,哥哥更合适吧。当小孩弯下腰去捏雪球,捏好要扔的时候其他的小孩都不动,顺着目光看到叶伟看着他。
    “我都说了对不起了啊”小孩吓到了,弱声道。叶伟一笑道:
    “小朋友,叶箐家怎么走?”
    小孩想了想,有点疑惑,叶箐,没有听过啊,一脸茫然的看向叶伟“叶箐?呃……啊……好像没有这个人啊”
    叶伟想老爷子不会开玩笑“你再想想,是个女的”
    小孩再想了想道“女的?好像没有!”
    叶伟不死心道“七八年前嫁过来的”
    小孩掰着手指,好像自己也七八岁,摇了摇头。
    叶伟干脆道“呃,很漂亮的”
    小姨漂亮啊,姑姑也漂亮,表姐也是……想着想着小孩觉得好像所有人都漂亮,脸红道“漂亮的那多了”。
    这也算答案,叶伟怀疑是不是老头子搞错了。于是拿出手机,翻出叶箐七八年前的照片示意小孩过去看看。挂着鼻涕虫的小孩走过来,一群小孩都凑了过来,挂着鼻涕虫的小孩一看,左看右看,对着同伴喊道:
    “小乙哥,好像你妈”
    他同伴皱眉道:“像个屁,我妈有这么瘦?那么白?”
    挂着鼻涕虫的小孩抹了一把鼻涕,嘿嘿道“我只是说好像”
    叶伟看着两小孩,直接问挂着鼻涕虫的小孩“真的像他妈”?
    同伴都说不是,他心虚道“有一点点像”。
    叶伟一激动不小心滑到了另一张照片,挂着鼻涕虫的小孩大惊道“卧槽”所有小孩都蒙上眼睛,叶伟一看尴尬,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一张**的照片,后面传来阵阵窃喜。
    叶伟拉下脸,吼道“不许笑”。提着说不是他娘的小孩就问“你家在哪里”?挂着鼻涕虫的小孩一吓就往村里边跑。
    嗖的一下子小男孩就金蝉脱壳,羽绒服不要了撒丫子就跑,被叶伟身后的保镖抓住了。小男孩被夹着,挣脱不了就开始骂天骂地,一会骂不动,没了羽绒服衣裳单薄,浑身打颤,病恹恹道:
    “我要告诉叶阿姨,你欺负她孩子”
    叶伟哭笑不得,立马给他穿好羽绒服,可小家伙就是不要,只能强行裹着跟着挂着鼻涕虫小孩跑的方向走去,雪上留下了脚印,风一吹更加冷了。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8F 禁闻视频 t.cn/Rxl1r5a 从大米里,认识了镉;从咸鸭蛋里,认识了苏丹红;从火锅里,认识了福尔马林;从银耳里,认识了硫磺;从牛奶里认识了三聚氰胺..在食品中我们国家顺利完成了化学扫盲...  发表于 2019-2-11 23:44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返回顶部
    x

    扫此一码斯文扫地乎?

    GMT+8, 2019-3-24 01:52 , Processed in 0.116421 second(s), 45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10-201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