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原创
原创
学海
学海
互动
互动
总共2315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254|回复: 2

[都市] S纪元年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2 18:56
  • 签到天数: 22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8-5-28 20: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既来之 何不安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第五章阳春三月
    早饭过后,叶伟一直在埋怨昨晚睡得很踏实,就是苍蝇太多,嗤嗤的,在黑暗中来回响彻。再则就是小乙的睡相不太好,一会踢被子,一会儿又卷被子。
    原本打算说着好话的小乙,一脸的嫌弃,昨晚自己竟然会跟这家伙睡一屋,一床,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这辈子的黑点。挥动着小拳头道“我告诉你,你再这样子说我打你啊!我也不知道有多大力,但是我打起来自己都怕”
    叶伟不以为然道“打吧!打吧!”小样,你还能有多厉害,还不忘看了一眼杨逸青。
    杨逸青只是冷冷一笑,不知所谓,从小乙能走起就开始教他各种从部队带回来的格斗,转眼六七年,哪能以一般小孩来衡量。
    叶箐在晕头转向的收拾东西,提着猪脚又放下,想着自家种的萝卜,养殖的蜂蜜……,琳琅满目的,一时不知道该带点什么给父母了。中年妇女笑眯眯的看着叶箐,偶尔轻声道“这样可以带,那样不行,路途遥远,不方便”
    叶伟转过头对叶箐哭笑不得道“姐,你这是要搬家么?”
    小乙已经冲了过来,跃起,就像一只羚羊,然后一拳打在叶伟的脸颊上。原本以为一夜就会好了,现在变本加厉的痛,叶伟愤愤道“谁让你偷袭我的”
    小乙翻白眼道“难道我要大叫一声,你看着我要开始打了啊”?
    叶伟道“那也不能这样子”
    “谁说的!我都说了打起来连我自己都怕”小乙无可奈何,**啊!怎么会有这种白痴舅舅。一副我们不熟的样子。
    叶伟无话可说,弱弱道“可是我是靠脸吃饭的啊”。
    回去肯定会被那群猪朋狗友笑话了,脸上的印那么明显,想死的心都有了。
    小乙“我知道啊!”
    叶伟道“知道你还!”
    小乙道“我故意的”
    “你!你!”叶伟最后摔门而去,没法活了。
    ————
    第一次坐飞机,小家伙兴奋得不得了,叶伟一脸的鄙视。小乙扬了扬小拳头,叶伟噤若寒蝉,还真怕小家伙说打就窜过来打,不是打不过,看着叶箐的脸,再想着回去以后的那两位,怎么说自己都处于劣势。
    叶箐则一路的嘀嘀咕咕跟杨逸青说这说那,杨逸青满脸的不自在,比叶伟好不到哪里去。
    云在窗外,像起潮时浪花一样,一簇簇,一簇簇的,头顶艳阳天,除了一片蔚蓝还是一片蔚蓝。
    当飞机着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能够看到延绵的青山上面覆盖着一片雪白,时有黛青探出头来,长城宛如一条巨龙,匍匐在八达岭上冷眼看着都城。满城金碧辉煌,华灯初上。
    一河分两岸,繁华与落魄。
    一边是高楼林立,一边是低矮破旧成群,仅仅只是一河之隔,却恍惚隔着几个世纪,在都市是常见的光景,谈不上感伤,但也没法视而不见。对于这种分明的反差,不免有点感慨。
    福缘深浅,从来就没有认认真真的想过这个问题,却一直在抉择,好与坏,功过是非,一定得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也会收手,实则愚不可及。
    今天月光皎洁,杨柳依依,夜风不燥,花香诱人,叶箐只想说一句“不曾悔过,如果哪天真的有了,那在坟墓以后”。
    夜色下城市密集的灯光和对面零星灯火,形成鲜明的对比,但对于叶伟和叶箐却是那么的亲切。
    小乙原本以为会停留在灯火通明的地方,接送的车却继续向前行驶,直到一座古老的院子前才停了下来。看着与老家的宅子还要陈旧,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感觉,但是干净的却是异常。
    两扇朱漆的大门前,有两个不知经历多少风雨的巍峨石狮。门上的朱漆有些脱落了,但是铜环还是程亮程亮的。门内有脚步声,不大一会,门开了,走出来了一位面容清素,身着素衣的中年妇女和中山装温文尔雅老头子。
    中年妇女看到他们没有说什么,只是眼光一直盯着小家伙看,一会儿绕是胆大包天的小乙都绕过叶箐的大腿,躲在其后,大气不敢出。老头子则温和道
    “都站着干嘛!赶快进门”佯怒道“难道还要老头子我一个二个的请你们?”
    杨逸青有点尴尬,叶箐和叶伟则微微一笑,叶箐看着中年妇女,中年妇女只是微蹲着,伸手朝小乙道“小乙,快过来,让姥姥看看你”
    小家伙死死的抱着叶箐的腿,见叶箐没办法,杨逸青只好挠小家伙的腋下,小家伙一松手就给提着提到中年妇女面前,严声厉色道“姥姥叫你呢”
    小家伙弱弱的“姥姥”
    中年妇女“哎”了一声,拉着小家伙就往里面走,不时的点头听着小家伙滔滔不绝的一番义正言辞,一旁的老头子早就笑开了花。杨逸青和叶伟,叶箐循规蹈矩的跟在后面。
    小家伙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可怜兮兮道“姥姥,舅舅欺负我……”便添油加醋的将叶伟让他带路去他家的是一五一百的倒出来,还不加大几句的形容“我那时候只是穿着多薄的衣裳啊”还抽抽鼻子。后面的叶伟听得心惊胆跳,到如何挣脱的时候却对于招呼叶伟老二的事一句不提。
    叶伟幽怨的看着叶箐夫妇,敢情刚刚的怕生都是即兴表演,现在熟得跟百八十年不见的老友。叶箐夫妇一脸的茫然,没有教过他这些啊!
    ————
    晚饭过后,叶伟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叶箐也带着小家伙去睡了,怕小家伙认床,哄着他睡。杨逸青走出门外,蹲在河边拿出只是十几块的红河,点燃了一根。谁说对面的繁华就真的入流,一河之隔,也是一环之隔。繁华与落魄,天壤之别。没法比,小家伙一脸的还不如老宅的表情,就算老宅的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这院落年长,把老宅卖了也不知道能不能买上院落的一堵墙。想着当时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母女相爱相杀,一个恨铁不成钢,一个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转眼就七八年了。
    当女子掩泪夺门而来,里面的妇女的眼角也有晶莹的泪水滑落,他看到的更是那即使用黑色也藏不住的白发,这些他都没有跟叶箐说,心里却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这到底是对是错?陷入战火的领事馆,陷入绝境的她,没有她想的那样,也就不至于以身相许的地步。烟已经燃到了过滤嘴处,烫到了手指。
    撑开手指,五指之间是繁华冲天的都城,身后更是多年前的亲王府。
    身后响起了一个温和的声音“好看吧?”
    杨逸青随口道“好看”
    直到有人站在身后开口,才发觉,这些年确实退化了。
    “其实,当年你没能继续留在部队,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老婆子。你有恨吗?”
    “说恨谈不上,只是不甘罢了。现在有了小乙,所以说起来我还是亏欠叶箐。年轻,难免冲动了些”杨逸青知道身后是老头子。
    老头子感慨道“事后她也有后悔,也怕你会报复到箐儿身上,所以当箐儿说出你们在一起时坚决反对,这些年她真的后悔”。
    杨逸青冷冷道“与我无关”
    朱漆的大门后,找不到老头子的中年妇女咬牙切齿。
    老头子也学着杨逸青蹲了下来示意他拿支烟,再自己拿过杨逸青手里的打火机,点燃了烟,吐出烟雾道“我知道!那现在呢?”
    杨逸青猛的站起,门后面的中年妇女心提到嗓子眼,对于这个男子她是一清二楚,一直以来的尖刀,锋利无比。没有提及头衔,从某两大国最后还是没法正儿八经的言和,一个雷厉风行,一个无赖至极,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地球全面开花,本国却能够安然无忧足以见得。
    老头子安然受之,然后将抽烟的烟头扔到河水里,双手背着走了进去。
    一进门,中年妇女就忍不住的碎骂道“没骨气!”
    老头子微微一笑,就像昙花一现道“是错了终究是错了”
    杨逸青对着夜空轻轻的说了声“对不起”
    ……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返回顶部
    x

    扫此一码斯文扫地乎?

    GMT+8, 2019-1-20 16:32 , Processed in 0.143782 second(s), 42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10-201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