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原创
原创
学海
学海
互动
互动
总共2333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570|回复: 5

[武侠] 长安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1-26 12:03
  • 签到天数: 15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8-6-20 21:4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既来之 何不安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一)
    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这是一个还算温暖的故事,故事的结尾:在这个人如山海的故事里人人长安。
    我叫十一,被一个年过半百的师傅收养,同十个师兄住在大山里,师傅按一二三四五六七的先后给十一个师兄弟取名号,师傅说的一句我至今都记得:“乱世乱到连名字都是上天给的,当年太师傅说让我等一个人,把我这一生都交与他,那么,我想我等到你了”
    师傅早已不再很多年。
    “十一,我实在找不到比这个更适合的名字了”

    故事的背景,女人被小脚束着,男人们把命给了一头辫子,还算聪明的都扎进了官场同银子女人斗争着,余下的都在挣扎,王朝盛极而衰,武者大兴。
    武林同皇朝,自古好像对立,师傅说皇帝如果安稳,哪有我们。

    想来想去,故事应由我的师傅说起,这是一切的开始,一场动荡的源头,又埋下了一切没有恩怨的终结的种子。

    我的师傅,一个头发半白的中年大叔,幼年被太师傅收为弟子,一手养育,一身武学都只活在了那个年代,说来武者最大的悲哀不是输给谁,一生不败,最后被时代打败,层出不穷的时代,层出不穷的少年郎,他还活着的时候,我老觉得师傅已经死了,之所以他还站着,大抵只是为了某个我不知道却莫名恐惧的对谁的承诺,师傅用着只属于他的那个年代的老物件儿,师傅只活在了属于他的那个年代。

    年复一年学成该下山的时候,太师傅说了一句困了他大半辈子的话:“去打败武林所有人吧,登临绝顶找不到继续下去的理由就放下,找一个孩子,把名字交给他,我有的你都有了,从此吾的武学莫在外传,让它断了,汝莫在回来。”
    师傅拜别山门从此浪迹,用了十年战败了当下武林所有的匠师,又耗去十年收十位弟子,当他找到那个叫做十一的孩子的时候,见到他的第一眼,过往种种于一霎那间悟了,这种感觉玄妙得就像是....命中注定?师傅大半生本不信这狗屁的命中注定,但他却长嚎着:“我可怜的徒儿们.....”披头散发涕泪长流的模样着实吓坏了余下的十位弟子。
    师傅关了门派散了所有人,余弟子十余数遁入深山。
    师傅老说:你要答应我,师兄们本不欠你,不为你活,若有一天,请....放过他们。
    我愣愣地点头。
    他说我是天选之子,最可怜的注定的人,这世上还活着的所有的人都欠你,所有人有生的一辈子却都不还你。

    师傅的门派叫做不归剑派,取江湖人剑不归之意,传了千余年早已无根无源。
    世间不计的名剑,数不清的剑客,数不清的为了银子女人打打杀杀着,但剑不御人始终是人握着剑,我幼年入山,十岁之前二师兄教我孔孟老庄中庸之道,似乎我生来便讨厌这些,师傅说世上从不缺蠢人,而你远比这世上任何人都要走得远,没办法的。
    我点点头,成天疯。
    屁咧,天选之子?大侠才恩怨情仇风风雨雨,普通人就普通得活着,不知道为什么来这走一遭,一生都路过,从不停下。
    师傅一身所学驳杂,十位师兄们各承其技,大师兄,入门最早,为人板儿正,做事板儿正,长得也板儿正,师兄里属他性情最为温厚,山门一厅一院十室都交由他来打理,有条有理;他教我形体功夫。
    我至今只学了个皮毛,其余时间都在挨打,师兄们对我这位小师弟爱护有加,每每练功便使出一身绝学拳打脚踢,我身上便常年大小伤不曾断过,过后涕泪交流死命拉着师傅的腿哇哇大哭,“哇,师兄们又打我......”师傅一脸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说道:“都是苦命人,受着吧”,后来我学着给师兄们打杂洗衣,以求少挨打,日子多了发现没用,不过慢慢倒也习惯了这种挨打的生活,连着打杂洗衣也惯着下来。
    到如今我五十寿岁有余,仍时常怀念。
    师傅这次也是真的死了。
    死是什么感觉?
    棺材板儿啊一盖,再也不能蹦跶了。
    所谓弃族的命运,世间都是荒野,告别之后便不曾逢面,或许梦里会见到,或许门前插着茱萸的日子偶尔想念,或许太多了,但他们就是只活在了记忆里,坟头草都老高了。
    不及黄泉,无相见。
    师傅说我老爱瞎想,说我这种人啊,就该是个种地的农夫,混得好一点呢,去当个说书先生,反正就不该入这不属于谁的武林,反正换个活法,反正都在挣扎。
    我说我也想啊,您不让。
    师傅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说:这是你自己选的路,
    我:屁嘞,是您把我抱回来的好么?
    师傅:对啊,说不定你早就死在了。
    我:不对,或许我能在襁褓里蹦跶,最后还是会活成这样。
    师傅:不对,是活成了那样。
    师傅:我只是养活你,教你活下去的本事,开始的时候路都很多,随后大半辈子都花在兜兜转转上,可兜兜转转的,最后都只剩一条。

    若说江湖乱,乱得也有几分规矩,两武者比试,必跨步上前拱手自报师承,神色需恭敬,随后才见得刀光剑影,武林流传千百世,越到最末越规矩,早已无人自称正道,前些年倒是还有一些这样的门派,举着大义的旗子抢着地盘和银子,后来索性放开了干脆,恍然明白原来几千年下来大家都混得一身黑,这大概是世道最乱的那时候,不用说着冠冕堂皇的话最问心无愧的时候了。
    都是聪明人,都不要个脸。
    数日前听山下的人说,那个朱姓的皇帝新督造了一批叫做火枪的东西,是天的外面传来的新玩意儿,威力极大,甲胄亦不能敌,我好像看到了一个时代的终点,画面里,那时候啊,武人赖以骄傲的刀剑拳脚都挡不了,师傅和我们,都没逃过去。

    大师兄呢,跟着师傅的时间最长,出身官宦世家几世显赫,逢节来客不绝,幼年遭劫家道中落,父母把他交付友人赡养,原师兄一家富贵,友人却平凡普通,南山脚下荷锄为生,父亲临走说了一句:“未得善终,到头如此......甚好”大师兄不明白父亲脸上的表情,长长一拜,几年后,父于狱中病逝,不久,友人遭连坐同死于流放途中,师兄又一次没了安身的地方,一路乞讨,师傅见怜问其可愿与他同往,遂收入门下。
    对话是:
    “愿同否?”
    “好”
    幼年丁点大的师兄牵着师傅的手,那天阳光昏暗,一大一小背影互相牵着走过两旁都是古槐树的古道,落叶沙沙响个没停,一抬头似乎一眼前路没了尽头。
    上道咯,余下的这一世唯有死亡足以终止。
    大师兄说:“每一个梦里都藏着剑的人,都只活在今天,都没有从前没有以后。”
    漫漫江湖,过去成尘。
    好矫情啊。

    我在山上,时常思考武林是什么?大侠背着他的剑走啊走,后来马背上就多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女人,大侠说我什么都没有跟我走什么都放下,然后在天上飞么?结果那个傻女人就真的信了,跟着大侠走啊走的,最后啊,就死了,大侠呢还是他的大侠,大侠之所以是大侠呢,他抛弃了他的师父,和那个爱他的傻女人,就为了登上狭窄的顶峰,自他迈入江湖开始,从来都是大侠一个人的武林,反正一个人迟早得一个人活着,从大侠懂事的那天开始,就学了了无牵挂。
    可人真的能飞起来么?
    二师兄教我简单的日常实用理学,他说人之所以不能在海里生活,大概是因为水里没有一种叫做气的东西,而天空中有。
    我说师兄你去过海边么?
    师兄愣愣回答说没有,咋了。
    我揪着不放说那你咋知道海里没有人活着。
    听完,师兄杵在那儿许久,面色灰暗,苦着说:那十一你替师兄去看看吧。想必....很美。
    我当时傻乎乎地,认真点头。
    后来我真的去看了海,师兄连同师傅没去,独我一份。
    我好开心啊。看着日落黄昏,夕阳沉进去,天边的海被怒火点燃。
    后来我喜欢一位姑娘,说要去江南那块儿,坐一种叫做风车的新奇玩意,据说面对面的,一趟就是半炷香,我的天啊,半炷香啊,香很贵的。
    还答应姑娘说去湖湘某个已经记不起名字的地儿,走天栈,也据说云与天共一体,不小心掉下去就死翘翘了。
    其实我恐惧山高与海深的地方,恐惧一切自今天往后的未知。
    其实我已经想不起师兄们和姑娘的模样,我无法勾勒他们,只留了个大概,我也记不得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了,他们就只活在了记忆里,记忆里没有他们的模样,只剩一张张没有眼睛鼻子笑容悲伤的人影,他们在我很长的生命里,匆匆一晃而过,而我啊,还独独地走。
    好矫情啊。
    我偶尔想起他们,偶尔感动,还在替他们活着,替他们去看海坐风车走天栈,武林千千万人口,他们都这样匆忙得结束了这短短的一生,留下我,剩我一个五十多的老头还得记着他们。
    倔强活着,不愿放弃。

    我把我对人是否能在天上飞这个问题同师兄和师傅讲述,若人能在天上停留,那就可以等同地把他们看作一团同等大小的天空的气,而自身重量得与同等大小的气相等,我的天啊,说到这,那他爹妈得有多狠啊,不给饭吃饿成那样?那他也特好养活吧,比我还执着地活下来了,是他娘亲屁股比较大吧?
    所以最后的结论是,除非是他爹妈不给他吃饭,或是他娘亲屁股出奇的大,人才能飞。
    师兄们听完一口饭没咽下去好呛,齐齐怒吼:你说啥?
    我站直身子说:师兄们下山时不常盯着女人们指指点点说,瞧这个,屁股大以后一定好生养吧。
    我足足地模仿了他们的模样给师傅看。
    没想到师傅不喜反怒,一脚踹过来,那晚我就洗碗到半夜,师傅叫我去房里,说:十一啊,师傅其实很认同你的,如你所言,人如空气,或许如猪如刍狗,大抵都是一样,你有这样的心思.....很好。
    我回:那我还洗碗?!
    过后师兄中的一位对我说:原来是师傅也曾对女人同样如此指点过,模样或许比师兄们还浪荡。

    很多年后,师傅说我该有的毛都全了,该走了,我就背着我的剑,天大地大的,听话走了很久,走到如今那个最小的十一都白了头发,很多年了,而他们在哪呢,他们咋还不回来呢,他们在某个小酒馆吧,端碗的端碗,洗盘子的洗盘子,活没干好还得挨揍,那师傅呢?他毕竟...那么老....了,在陪着哪个老婆婆吧。
    我见证了他们每个人活的时候,死去的时候,他们每个人死的时候,我都在想,我们是不是都活在某人写的小说里,由写书人定下永远不死的主角,而配角呢,他们都为主角活着,到了特定的时候,便为主角大笑着死去,好像做了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这件天大的事情足以让他们付出所有哪怕是生命,可凭什么?就不能都留着么....就不能到故事的结尾都皆大欢喜,主角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觉得世事莫名其妙也荒唐难料,他也很想去死,下去陪着他们。
    我跟你们说啊,再不出来,我就不找你们了呐,我想你们,只是只有不多的一丢丢,真的只有那么一点儿啦,....十一我,有点累,不想再走下去了.....
                                                     (未完吧)

    楼主热帖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7 天前
  • 签到天数: 249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7-30 23: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啥时候续上 我等着推微信呢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1-26 12:03
  • 签到天数: 15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8-3 23: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用了四个晚上写完了第二章,三千字......谢谢老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2 18:56
  • 签到天数: 22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8-8-20 17: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人称写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返回顶部
    x

    扫此一码斯文扫地乎?

    GMT+8, 2019-6-19 06:53 , Processed in 0.146858 second(s), 58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10-201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