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491|回复: 5

第三十八个夏至——天光之外/小乙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8 17: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乙vagrant 于 2018-10-8 18:00 编辑

时间戛然而止在建国前的夏末,离开了待了几近半生的苏州,一路向北,离开没有夏子兮的季节,没想象的那么难分难舍,只需足够的说服自己。
所有的或对过错,或好或坏,除了记忆,时间都会将之拨正。
本是没有信仰的人,不似为夏子兮,去北塔寺求来的佛珠小心翼翼的去系好,形影不离,好似身体的一部分,所以也就对“因果轮回”没什么概念。
时隔七年,因友人相邀,回到苏州。
突然之间让人骇然,秋蟹肥,阳澄湖大闸蟹刚刚开始,貌似一切都回到了原点。杨萧易趁着华灯初上,慢慢的缓行于山塘街,小亭尤在,渡口尚存,两沿的商铺依旧。
那错落在商铺间的戏台,显得有些孤零零的。
……
望着副官离开时最后的手势,跟在杨萧易身后的青衣卫一个个怒不可言,差点就拔枪了,只是杨萧易没说什么,也就只好作罢。
杨萧易收好从镇湖订的旗袍,然后关好柜子,只知不妙跑回来的小武一脸的苍白,刚刚只顾着帮夏子兮扣住易晨风,然后怕他在戏台上露出破绽跟了过去,易晨风的衣服呢?
一进来看着杨萧易黑着脸,和个个愤愤不平的青衣卫,小武对着杨萧易颤抖道:
“发现了??”
杨萧易翻了翻白眼,一旁的青衣卫对着小武小声说了刚刚情形,小武吐了一口气,总算没事,不由擦了擦额头的汗。
杨萧易阴沉着脸走了过来,在跨出门槛时斜对着小武问道:
“是谁??”
小武还没开口,杨萧易便已经走了,空气中像快要滴出水来“不管是谁,敢害小兮都该死……”阴恻恻的回荡着。
小武知道不妙,以杨萧易对着夏子兮的爱护,多半是要出差池,平时冷静的杨萧易在夏子兮的事上就没有冷静过,日本人还没走远,赶忙的追了过去。
不远处,杨萧易倚着柱子看着戏台。台上身着戏服的陈妙常和潘必正真的很配啊,女子正着二八妙龄,倾国倾城,明眸微转间洋溢着年轻应有的机灵劲,男子英俊潇洒……
在杨萧易恍惚之间肩膀被轻轻的拍了一下,转头看到一个瘦弱的脸,一道伤疤从右耳上一直延伸到嘴角。来人微笑着脸,轻声道“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啊”
小武!杨萧易微微一笑,有些意外,看着那道刀疤“嗯”了一声。
“其实,我觉得他们真的很配啊”。
杨萧易突如其来的话语,小武莫名其妙,然后看了看不远处正在玩偶摊挑小玩偶的少女和中年妇女,她们真的很配?
少女挑了一会,嘴里嘀嘀咕咕一会,妇女微微的笑着,好似怎么都好,少女抬头朝着小武皱眉喊道“爸,你不过来把我把把关”?
“哎,你挑就好,我相信闺女的眼光”小武应声,然后望向戏台,突然觉得那一年的陈妙常和潘必正真的很配,才恍过神来,轻答道:
“嗯,真的很配”
“你们也很配。”那女子还是那般温柔,小武也算幸福,杨萧易走过去帮着少女出谋划策,最后敲定一个孙悟空的布偶,少女对着他秀眉一展,他也觉得一个布偶猴子比较霸气,她才不要像别的小姑娘家家的喜欢胭脂水粉,梳子……。很是肯定的拍了拍杨萧易的肩膀,一旁的妇女早就赫然,这也太有家教啦,不由对着小武翻白眼。
小武无奈的替少女给钱然后,劝道“快点叫师叔”
少女无精打采道“师叔!”
杨萧易想起这就是那次去问问小兮回来没时的小丫头??几年不见,越发出落得秀气了,笑道:
“师叔我前次没带礼物,这次也没带什么礼物,要不我们去吃蹄髈?”
少女两眼发光,伸手就搂着杨萧易边走边讨论苏州哪里蹄髈好吃,山塘街最近的松鹤楼松子桂鱼是有名,但是蹄髈也不差啊,裹腹是没啥子问题的。
小武无奈的用手拍着额头,妇女掐了他一下,满脸的埋汰,这就是你宠溺的结果。
山塘街依旧熙熙攘攘……


楼主热帖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0-19 23: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妇女之称改为妇人好些。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4: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心夜 发表于 2019-10-19 23:32
我认为,妇女之称改为妇人&#22 ...

嗯嗯,会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ㄣ烟雨风云缘 ( 湘ICP备13004676号-2

GMT+8, 2021-1-25 16:03 , Processed in 0.096052 second(s), 23 queries .

以天地为丹青,風雲为笔墨,我们在有生之年共行!当年华老去,这里还有记忆留存……

© 2009-2020

广州入户
返回顶部